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出戏 3补完

3

 



把沐浴露在手心抹开,周泽楷决定再来一次。不过在这之前得先解决一点小问题,他把拖鞋套上,用着点力气在下水道入口上方胡乱搅着,这是他今天洗的第五遍澡,刚洗剩下的泡沫还堆积在脚边,就连水流走的速度都变慢了。

新的水流冲下,他把温度调高了一些,蒸汽呼地跑出来蒙着眼,他把眼睛闭上,练习着接下来这场戏的台词,昨天讲戏时叶修所提出的要求是诱惑,在浴室的混响加成下他觉得效果还算不错。但这毕竟只是暂时的错觉,结束后周泽楷刚穿上准备好的衣服,就听见门口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随即他听见自己有点紧张的声音,有点干涩,就像洗了太多遍澡后皱巴巴的手指。

站在门口的不是叶修,只有一个十四岁上下的女孩,周泽楷认出这是在电影里饰演海鸥的小姑娘,她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这并不是造型师的失职,她饰演的角色在电影里和其他三人组成了一支神奇的四人小队,但老人家毒蜂和卷毛眼镜青年蜗牛都不会照顾女孩,只能由着她胡乱收拾,于是披头散发便成了海鸥的标志性特征之一。

“狐狸,你是狐狸吗?”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我昨天睡早了,没看见你,今天才听他们说周泽楷哥哥来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海鸥快步走过来,老式的木质地板应和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我们得快点过去了,他们在等着我们。”

“已经……开始了?”他连忙抓起剧本。

“也不是,你的戏份还没到,其实他们想等你再休息一会再说的,不过先过去看看总是好的。”海鸥帮忙带上门,他们走下回字型的楼梯,在走出小院时周泽楷回头打量了一下昨天居住的小楼,只有三层,大半的楼身都隐在大树投射下的阴影里,最高的一层从树后面探出,借着日光露出自己灰色的砖墙,一些藤本植物攀爬上低层的窗户,在视野所及呈现出一片浓厚的深绿。

这是X市最普遍的家庭旅馆,而X市也不过是几百个中小城市中最普通的那种,但周泽楷忽然觉得在这里即将度过的这段日子会成为他生命中最宝贵的一段经历。

 

这里离临时搭建的摄影棚不远,海鸥说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她爱说爱笑,一路上的气氛不算沉闷,但在转过一个弯后这女孩倒是显出一点欲言又止的样子,周泽楷察觉到后也渐渐把步子慢下来。

“周泽楷哥哥,你已经读过剧本了吗?”海鸥抬起头来问他。

“嗯。”

“你觉得怎么样?”海鸥也许是知道周泽楷话不多,也许是急切地想找到些许认同感,索性就不管不顾地说下去,“我以前也是演过几部戏的,虽然只是一些配角,比较有名的像——”她报了一个电影的名字,颇为自豪的语气,这不怪她,周泽楷也知道这个名字,在去年的电影节上斩获了不少的奖项,“我从没读过像叶导这样的剧本,他写得太过朴实了,也没有过多描述——”说话间已走到目的地门口,海鸥偷偷往周泽楷身后瞄了一眼,随意地打了个招呼就捂着嘴跑走了。

刚刚对话的当事人叶修从背后伸出头,隔着点距离嗅着周泽楷身上的气味:“小周,这种沐浴露的味道持续性很长啊,看来你已经准备好了?”

周泽楷知道叶修说的是什么。

他演艺生涯的第一次床戏。

 

还是九月,暑热未退,温热的空气像是一层纱似有若无地笼着你,虽然其中还有清风流淌,但周泽楷还是觉得热,全身上下的汗出了干,干了又继续出,身体像是一块拧不干的手帕,到最后总归是湿漉漉的。

他看着在人群中不断穿行的叶修,那个男人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蓝色衬衫,最顶上的一颗扣子没系,露出里面一片干燥的皮肤来,便很想把自己身上的湿意抹一点到他身上去,让叶修也能同时感觉到自己的期待和焦虑。可一旦想到这个想法接下来就会实现,那点得逞的情绪还未来得及膨胀就已互相踩着对方的脚,踉跄着滚作一团。

这场对手戏的另一位演员是叶修。他告诉周泽楷的时候,他们租借的小车正在爬上桥坡,试图穿过这座小城里最大的一条河,激流的水声填满了说话的间隙,让叶修说的话有种断断续续的错觉:“小周,我给你介绍一个人,他一米七八,长得凑活,身材化个浓妆勉强还能上镜,预告片里你和他搭档演那床戏行不行啊?”

魏琛一时忍不住,油门一踩,转眼就让速度飚上了三位数,方锐没转过头,声音稳稳当当地传过来:“说人话。”

叶修抽走他脖子下的靠枕:“你也别睡了,做着梦还要插话。”

周泽楷才反应过来:“你吗?”

“对。”叶修说得恳切,“你看,我们经费紧张,多一个人就是多一张嘴要吃饭,多两条腿要坐车,还要多一个身体要住宿休息,其实你戏里的情人哥们儿全程不露脸,也没几个人愿意演。”

似乎找不到理由推却,周泽楷当初就颇为干脆地接了这一场真刀实箭的、感情戏充沛并且提枪便要上的大尺度戏,此刻也没什么资格对其他演员挑挑拣拣,只沉默着点了点头。

“这样就说通了?”方锐吃惊地抬起眼睛,用脚踢踢魏琛的腿,见后者不说话,“哎,老魏你也被那小哥传染啦?”

魏琛打着方向盘,一副专心致志的样子,逮着个空才往后面瞅了几眼,那两个人隔着点距离坐着,一个仰着脑袋靠着座椅,一个头贴着车窗,脸上都是面无表情,叶修这样子他是见惯了的,周泽楷的心理也是真摸不清,一个刚出道没多久的模特放置了大把的黄金时间跟着这个看似名不见经传的导演来拍戏,再加上他们提供的盒饭也没有特别好吃,说不是为了梦想都没人信,结果这一天还没到就被人兜头浇了两桶凉水,叶修还上赶着用最土最俗的钱的问题来说事,还真当人家是大学生来体验生活来啦……他心里吐槽得来劲,踩着刹车的时候估错了距离,一头就磕在家庭旅馆下的一棵大树上。

叶修被撞得东倒西歪,忙把手伸进口袋里掏烟盒,下车后仔细查看了一下车头被压损的部分:“老魏,这效果不错啊,我们过几天就提前把那段撞车的戏拍了吧。”

说完他给大家一人发了一根压惊烟,周泽楷犹豫了一下接了,叶修本想帮他点个火,但看见他把烟虚握在手心的动作顿时也明白了,对着他熟练地摆出拿烟的姿势:“看你这样子就不会抽吧。”

周泽楷点点头,也跟着伸出两根指头,那样子有点傻,叶修被他逗笑了,想着狐狸在戏里也是抽烟的,就停下脚步来给他做指导,两人这样便落了单,走在最前的魏琛已经抽上了,喷着白烟和迎上来的其他工作人员商量事情,一直走到楼道的最末,叶修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声音不大也不小:“早点休息吧,看看我挑的房间怎么样?”

一群人转过身来望着他,周泽楷一时也吃不准这话是特地对自己说的还是适用于任何人。


评论(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