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秋日 03

  

 

 


 

 

03

路上转过一个公园,面积不大,有弯曲的小径,有植物,有陪伴着行人的动物,有几张很凉的椅子,没什么特别的,很普通也很美。叶修上次被灌醉后就待在这里,虽然记忆不很清晰,但那种静谧温柔的感觉,现在也还能想起来。

很像周泽楷。叶修想到这里,转头就把这话跟本人说了。

“为什么?”周泽楷表情有点像要笑出来。

叶修口头的才能不错,但在描述这种上面就有点卡壳,他尝试着说了一些话,比如里面的树很高,开着花,秋天会落下落叶,冬天会掉下雪。行人很少,总是慢慢地走,脸上表情看起来很幸福。

“感觉是很好的事?”他转过头来看他,两个眼睛弯弯的。

对。就是好事嘛,没分析,没心理,没什么曲径通幽的心思,叶修答得很痛快。

回到家,正好赶上电话响。

叶修一边用眼神催周泽楷去洗澡,一边接起来。

电话那头是叶秋,他听见熟悉的声音,就迫不及待地抛了个八卦过来:“舅妈又离婚了。”

叶修抱着小白擦了几下,耳朵和肩膀夹着电话:“第几次了?”

“第三。”叶秋警觉起来,很诚实地说,“别想了,想也没用,她很精神,我的事糊弄不过去,就用你挡枪,人民并没有忘记你,人民永远记得你。”

叶修含糊地哦一声:“反正没见你给过些好的消息。”

叶秋理直气壮:“你自己走hard模式,怪我咯?对了,我从你那堆货里挑了一个出来玩玩,有个你们业内怎么讲,伪全息模拟?还挺有意思的。”

叶修现在是一个圈里的自由人,又因为在世界邀请赛领队表现不俗赚了不少名气名气,随后便接到了各种游戏的内部评测工作。本以为退役之后路窄难走,结果游戏业是个草原,长着一茬又一茬割不完的野草,新兴又蓬勃。

 

叶秋接连换了几个话题,最后落实到了自己最近认识的小女朋友上,从甜蜜到吵架,洋洋洒洒说了一大篇。叶修春心萌动甚少,只扫过几部韩剧,自觉对象是个带把儿的,身份特殊,对爱情的认识也就始终停留在空中楼阁。于是他甚至比以前更乐意倾听弟弟和沐橙的感情生活,那些日常的点点滴滴都告诉他,周泽楷和叶修之间发生的一切,其实和他们所描述也并没有区别。

聊到四四一十六次争执的时候,周泽楷正好从浴室出来,脸上红红的,头发乱七八糟地挂在脸上,往地板上掉水滴。他走过来,把毛巾盖叶修脸上,用穿着的企鹅拖鞋踩他的脚。

他用口型说:快,洗,澡。

毛茸茸的一团棉花,不是很重,叶修还是对着话筒说:“周泽楷想跟你说话。”然后二话不说地把话筒和小白塞周泽楷手里,头也不回地冲进了浴室。

他冲水的时候,幻想了好几种小周的脸色,结果出来的时候,无一中靶。

“你跟他说什么了?”

“小白生病?”周泽楷把头转过来,趴在他膝盖上的小狗冲叶修摇了两下尾巴。

“哦,那应该结束得快,他是要气疯了。”

周泽楷站起来,和他一起站着:“是我们疏忽了。”

“我该带它第二天去打针的,那天晚上都说好的。”

“我不该遛狗。”

“我打了针遛狗就不会有事的,虽然下午开会,但上午没什么事啊。”

“你熬夜写报告了。”

“其实中午也可以去啊。”

“我的错。”

“我的错。”

“我的错。”

“好吧,你的错。”

“我的……”周泽楷楞了一下,正正经经看了叶修一眼,又怒又笑地吐出一口气来。

叶修挺直了身子来抱他,他想小周这么可爱,就算是他的错,小白都不会怪他的。


TBC

[周叶]出戏 (小番外)

一个小小小番外,昨晚不小心摔个大跤磕到后脑勺,希望我楷楷小福神保佑我

爱你!



为长镜头请来的临时演员足有一百多位,大部分都是旁边社区的居民,他们看着在沙滩上不断来回奔跑的工作人员,也不得不承认今天没有一个好天气。

乌云环绕着视野,那种静谧而庞大的灰色从天空一直渗透到大海里,连扑打向海岸的潮水声都显得有气无力。

有人在叶修旁边坐下:“你猜怎么着?”

叶修看他一眼:“除了资金短缺,天气不行,打光不好,还有什么?一起来吧。”

魏琛导演经验丰富,他早期的作品常在自然条件非常苛刻的环境下拍摄,比一般人更容易看出潜在的问题,他哈哈地讲:“等不了了,快要涨潮了。”

原定的拍摄计划是两天,团队用阴沉的第一天作为模拟排演,第二天临近傍晚时才有可能有合适的采光条件,也就是两个小时以后。然而潮水逼近,最危险的无疑就是离海岸最近的大型旋转木马布景,孤零零站在一边的小丑气模,很快就要面临被海水淹没膝盖的现实。

“二十分钟以后试拍第一条吧。”叶修站起来,慢慢地沿着轨道走,周围比刚才还暗了些,他只能隐约看到别人脸上的焦虑。

刚入行那会儿,曾有人对他建议,多关注镜头内的,少在意镜头以外的,不在镜头内的一切都是“未完成”的。他当时听了,但仍然觉得四周这些自然的蠢蠢欲动的场景很生动。不远处,一个女孩在一根未打开的太阳伞底下坐着,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长裙,上面有整齐地点缀着白色的圆点。

“你好。”叶修跟她打招呼,临时演员都是附近的社区成员,他们热心又热情,都是很好的人。

那个女孩朝他礼貌地点头,很快她就毫不留情地抱怨开了:“我其实想穿鹅黄色的那件,更漂亮一点。”

叶修想了想,的确在招募临演的时候,对服饰是有规定条件的,一个女孩子没法穿上自己最美的衣服入镜,他很抱歉地嘟哝了两下。

“我这有一些松饼,你想吃一些吗?”她拿起放在脚边的一个篮子,里面还有一些颜色鲜艳的水果,叶修望望周围,不少家庭把野餐布都带来了,现在都被丢在镜头外的树底下。

“没关系。”对话的氛围很轻松,叶修对她摆摆手。

“很少有人会来这个海边拍东西,你知道吗?”

“这里很漂亮。”叶修说。这是实话,虽然乌云密布,但并不有损风景。

“之前也有来过一组,在另一边,”女孩站起来,动作很大,手臂像是要绕过山丘,“在山的那边,离我家很近,在阳台上就可以看到他们的布景,工作人员围成了一个圈,抬着各种黑色的巨大的仪器,那个男演员就站在中间,一开拍,他就蹲下来,在那里又哭又笑。”

“那天晚上并没有发生什么事,但我难过了很久。戏就是有这样的魔力的是不是?”她想了想,又补充道,“那个摄像机能拍到我的表情吗?”

叶修把一个分镜画稿给她看,她捧着看了一会儿:“是有点小,但有心的人肯定能看见吧。”

“在电影院里留心看一个人的感觉很奇怪,会觉得很胆大,谁都在看他,一会儿又觉得很不好意思,像面对面一样。”叶修回忆着,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

她没在意,自顾自地说:“我工作很累的,本来只想躺着睡觉,但我想让我男朋友在电影里看看我,他现在不在我身边。”女孩很开心地笑起来,“他一定超——想我的!”

“要开始了,别紧张。”叶修把那张分镜送给她,“这里拍的场景,不收音,你可以随便喊点东西。”他离开的时候想不知道这女孩会不会大喊男朋友的名字。

工作人员在用喇叭做最后一次确认,所有人都各归各位。灰色的天空下,这里的一切都像熄着。

叶修没法清空大脑,事实上,有许多许多东西在活跃着,他安静了一下对着喇叭说:倒数计时。三。

二。

摄像机沿着环形轨道上岸,完成场景一。围绕小船转一圈,完成场景三。从一个小斜坡往上走,完成场景四。从另一条轨道中绕出,爬向另一个小斜坡,完成场景五。踏上人力车,渐渐后退,进入最后障碍,完成场景六。完全全部分场景。

一。

飞快运转的旋转木马。笑容祥和的小丑。完全打开的五彩斑斓的太阳伞。野餐篮。鹅黄色裙子。笑容。女孩。爱情。力量。男朋友。名字。

周泽楷。

Action!

金色突然倒映在海面上,阳光从云缝中渗透出来,没有温度,没有热度,只是虚妄的金黄色,迅速控制主宰了沙滩上的人们,兴奋开始在人群中发酵,让电影中的这场游行显得更加怪异和疯狂。

一切都有如神助。


[周叶]秋日 02

2

 

 


战术布置会议刚结束,灯被打开,重新被暖色光源笼罩的轮回队员又各自生动起来。

杜明侧过去去翻周泽楷的笔记本,一边拿着自己的比对着,被对面的吴启一记白眼锁定:“举报啊举报,这有个人不认真听讲。”

“我这已经都算复习了好吗?根据科学研究来讲,话不多的人抓重点能力极强,”杜明愤愤不平,“而且我的笔记以我们战术的中心的笔记为中心,有错吗?”

孙翔本来就心不在焉,一下就被绕晕了,江波涛温和地笑笑:“会议结束了。队长要来做个总结发言吗?”

“团队赛,”周泽楷已经考虑了很久,“让李浩试试吧。”

他看着后一排那个突然挺直了腰板的少年,想着很多年前,他自己刚被委以重任的时候,是不是比那个男孩子还要脸红得厉害。

原本不大的雨到了回家的时候,却突然有了淹没一切的气势,整个城市在一个阴沉的黄昏里

迎来了最为拥堵和疲惫的时刻。

周泽楷和方明华早上都来得晚,他们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走向停车场的最里面。

“其他战队也都有这样的问题,李浩是该好好上去锻炼一下。”方明华说,他今年刚退役,自己要求留在训练营里,“哎,新陈代谢,新陈代谢。”他说了两遍,讲得恳切而真诚。

周泽楷跟着重复一遍:“嗯,新陈代谢。”

方明华说:“年龄限制解除,前几年新人还在适应整个联盟,现在都是大家在适应他们,适应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技术,他们就像是站在门口无所畏惧的挑战者,我就想,真像当年的轮回啊,赛程里突然横空出世的黑马,崭新的王者。”

周泽楷说不出话来。

罪魁祸首狠狠拍了周泽楷肩膀一下,说着到了,就走开了。右边角落的一辆车跟着鸣叫了一下。

周泽楷也看到他的车了,他没急着过去,只是朝后面望了一眼,一个脑袋露在柱子外面,没来得及收回去。

他朝那人做了个手势:“过来。”

李浩低着脑袋走过来,闷声闷气地叫:“队长。”

“先上车。”他问清了地址,让李浩坐在后面,自己回到驾驶座上。

李浩扒着车窗感叹:“哇,天都黑了,路都看不见。”他想了想,又说,“队长,我今天不是过来蹭车坐的。”

周泽楷从后视镜里看看他:“你十六了?”

“对,我上个月刚过的生日。”

周泽楷报了几个名字:“这些你都认识吗?”

“他们都是其他战队的新人。”李浩点头,有两个已经是今年最佳新人的候选,他有点不服气地补充道,“但他们也都认识我的。”

李浩听到周泽楷笑了,顿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队长,我明白你的意思。”

他们沉默下来,听见雨水扑打在车体上沉闷的敲击声。

车子驶过几个街道,停在一个路口。

周泽楷推开车门,往外跑了几步,又想起什么,折回来敲敲李浩座位处的窗户,说:“待在里面。”

李浩点头,坐了一会儿,他打开车窗张望,看见周边有很多店面,很少行人,队长走过去的方向正对着一家宠物医院。再过了一会儿,是两个人回来。一开始只是觉得眼熟,等到走近跟前,坐进车里,他不由得脱口而出:“叶修……”

“啊,你好。”叶修手里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狗,正在看着他,但脸上并没有露出明白的样子。

“对霸图擂台赛的押枪。”

“哦哦哦!”经过周泽楷的提醒,叶修回忆起来,“第一个上场的那个神枪手是你吧,非常精彩啊那次。”

“谢谢夸奖,”李浩红着脸,“叶修前辈还在关注着比赛吗?”

“嗯,还是会看看,假如我没退役的话,应该会记住你名字的。”叶修很真诚地说。

尽管知道对方不是故意的,但李浩好像能隐约感觉到以前垃圾话对喷的水平了,他试图转移话题:“叶修前辈,这只小狗好像精神不太好。”

“嗯,犬瘟热第十好几天了吧。”

周泽楷插话:“医生怎么说?”

“还是发烧,四十多度。”叶修让李浩摸小白的脑袋,“它想是很想出来的,到了这儿又逃。”

“我家以前也有只小狗,也是这个病,到最后几天就开始抽筋,然后……”少年讲起难过的事,还是真情实感,下车的时候精神很低落地跟他们挥手再见。

叶修在那感叹:“年轻真好啊。”

周泽楷淡淡地说:“谁都这么说。”

车子在前面路口右转,转得有点急,叶修批评他们:“我在队里的时候,就不说这么妄自菲薄的话。”

雨下得太大了,对面的,旁边的车灯匆匆掠过,像穿行眼前的白鱼。

叶修想,要是这个时候他和周泽楷想的是同一件事就好了。


[周叶] 秋日 1

1

半夜两点钟的时候,小白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叶修被吵醒了,闭着眼下床,闭着眼用脚摸索拖鞋,过了一小会儿,他从客厅拿回一些沾了清水的棉花,缓慢地清理小狗眼睛周围的分泌物,最后轻柔地在鼻子上点按几下。那里干裂许久,都是生病的错。

算上两人还未察觉异样只以为是普通感冒的犬瘟热潜伏期,它病了快有十天,一针针抗体打下去也没见什么效果,只是日复一日地发烧,咳嗽,没精神,再加上不爱吃东西。医生也觉得情况不太稳定,说这病很凶险,发烧要是持续多少多少天你们要考虑放弃治疗。

这话一开头就很残酷,周泽楷只好用一只手捂住小白的耳朵,另一只手把它抱出店外,垂着眼看路边的人群和车流。

晚上的时候叶修给小布点喂泡开的药剂,小狗不愿吃,针筒把药递进去的时候只用舌头卷着,趁人不在就吐出来,整个地板都搞得黏糊糊的,叶修招呼周泽楷拿拖把:“你还不如让它把医嘱听了,知道个严重性才好乖乖吃药啊,对吧,小白?”

小白全身白白软软的毛,头顶上那些触感最佳,被周泽楷的手一下一下抚着,它把头乖顺地低下,舒服得把眼睛眯起来。

周泽楷看看它,对叶修使了一个眼神,再把手指比在嘴唇上。嘘。

两人在一起后才半年就买了房,都是踏实的主,虽没彼此说过什么带着一辈子的情话,行动上却比海誓山盟快了一步。

三室两厅,周泽楷和叶修都脸皮薄,挡不住售楼小姐的推销,退一步说又不是没钱,就挑着大户型买了,结果还是用不着,只好把其他的卧室改成一间书房和一间竞技房,两人三点成一线,饭厅——竞技房——卧室,把其余空间视作空气。

小白的到来,是带领他们熟悉自己房子的第一步。狗是叶秋抱来的,费了老大劲,一路航空托运,两个人在厨房里煮了点小狗爱吃的鸡胸肉,庆贺新家厨房的第一次开火。

而现在已经记不得是第几次开火了,自从小白生病以后,它只吃鸡胸肉。这还得要叶修强制性地给塞进小白的嘴里,它才肯勉为其难地嚼上几下,或者两人在它面前使劲摇晃钥匙假意出门,回家时迎接他们的就会是一个空食盆了。

“这么傲娇到底跟谁学的?”叶修有点不解。

“不是我。”周泽楷双手举起,急忙甩锅。

叶修走出楼道,外面是深沉的夜,天空呈现一种灰蒙蒙的蓝色,而他说话时呼出的气是白色的,慢慢地扩散在空气里,眨眼的时间就不见了。

周泽楷站在一棵树底下,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很闲适地摆着身子,叶修挨过去,和他一起摇摆。

“现在要是有人在外面路过,看我们肯定像两个有病的老年人。”

周泽楷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平时他觉得戴着太显眼,大半夜的倒是不介意了,他笑一下,说:“这有什么关系。”

“你想吃点东西吗?”叶修还是挺困的,打了个哈欠。

“家里有馄饨。”

“嗯?什么时候有的?”

“我妈带来的。”

“哦。”叶修有些心虚,上次阿姨来的时候,他肯定是躲出去了。

周泽楷把他身子掰过来,面对面地看着:“下次见见她。”

“上次的确是有事。”叶修用声音高低画重点。

“开会?”

“是啊,”叶修仔细看着周泽楷的脸,想下次就不能用开会这种事挡了,“开完会还有个饭局,我们一帮退役的坐一起,职业选手不能多喝酒,有些小年轻,就已经憋狠了,开了一瓶白的在旁边,要敬我。我喝了一点就不行了,说有事要走,然后就从楼里走出来,一直走了几百米,到一个小花园里坐着。整个世界都是颠倒的,天旋地转,我在那不知道坐了多久。”

“后来呢?”周泽楷露出一点饶有兴致的表情。

“后来我就清醒了啊,安全回家,你那天都没看出来。”叶修挺得意的。

“噢这样。”

叶修再看看他,周泽楷没有不高兴的样子。这很好,他也挺高兴的。

 

周泽楷感觉他们说了很久,但其实也只有几分钟的时间,他们进门的时候,小白趴在褥子上,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糟糕,”叶修连拖鞋都没换,他登登登地踩进去,“小白连鸡胸肉都不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