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出戏 08 上

谢谢一直愿意看我这篇更新超慢的文,小更一下下



叶修在剧本里写过很多次吻,有浅有深,在缠绵之后嘴唇或是润泽暧昧,或是发红肿胀,它们的产生源自于爱或者从爱衍生的恨,不论哪个,大抵总是有感情在其中流动,而昨天发生的,电影里即将发生的—两个毫无深入关联的人在酒精催化出的欲望下互相取慰—他虽尝试写过,也拍过类似的,但并不擅长。

有人适合,此刻他正坐在对面的沙发里,翘着二郎腿,向叶修叙述接下来的戏该如何分解镜头,最近电影里涉及到狐狸和他情人过去的一段回忆,他们爱情的萌芽也是因在酒吧的初遇而起。

老魏粗糙的外表下有一颗文艺的心,他脚下踩着一双毫无品味的拖鞋,却舌灿莲花,把一段电光火石激情四溢的戏拆解得犹如纯爱片般唯美。他是昨天半夜回来的,鼓鼓囊囊的包堆在他身边,让他看上去比实际还要疲倦。

叶修听完持双手双脚反对意见:“节奏太慢了,这种戏两个人应该碰一下就散,本来就是荷尔蒙瞬间激发的冲动,你要任由它慢悠悠地往下走就不好收,很难抓到该结束的那个点。”

魏琛摸着下巴上的胡渣,思索道:“戏是要这么拍,但感情不能这样走,狐狸是所有人中第一个意识到梦境侵占了现实的,他能敏锐地感觉到他捏出的这个世界是虚幻的,因为只有他曾经拥有过,而其他人梦想的东西都是他们未曾遇到的。”

“他们只在一起过了七天,我只怕这认识不够,从整体看没法说服观众。”

“狐狸的这部分戏是我改的,那一个晚上发生的故事在电影里也就不到五分钟,但在那个这之前呢,老夫想表达的就是这些,这感情是有预谋的,它不是一时兴起。”说到这,魏琛有些激动,“你要知道有时候,酒只是借口。”

叶修不知怎么地突然想起了那个人,他低垂着头,长长的睫毛停留在眼前,眼里透出的光一闪一闪,像是理智正被灼烧时燃起的火苗,一小簇一小簇地烧到自己胸口。何止,酒精还是帮凶。

两人接着话题规划了一下之后的日程安排,感觉一转眼就到了正午,魏琛还没洗漱,叶修去一旁的柜子里找几条备用毛巾,一边翻一边挤兑他:“雷锋叔叔做了好事不留名,你倒好,不仅留名,还留人。”

魏琛不理他,对着镜子照自己的下巴,过了半晌才开口:“你个小王八蛋,昨天老夫把你辛辛苦苦扛上来,你要是在路上把这话一模一样说一遍,我绝对当下就把你扔咯。”

叶修靠在洗手间一边,看他拧开水龙头,捧着水往脸上扑:“喂,老魏,你昨晚在哪找到我的?”

“就一楼大厅啊,我一进来就看到你了,脸涨得通红,我还给你拍了张照嘿嘿。”魏琛打上泡沫,准备刮胡子。

“就我一个人?”

“是啊。”电动剃须刀发出嗡嗡的响声,“没别人。”

接下来的几天,周泽楷没有再见到叶修,他向剧组里请了假,准备回S市拍之前就已定下的平面广告,在路上他翻来覆去地看一张报纸,新近的新片拍卖会活动在上面占据了一定的篇幅,详细地描述了嘉世影视公司老总陶轩中途离场的新闻,事后他在接受记者访问时明确表示情绪不佳。

叶修就是叶秋,在承认这一点的同时也顺带着牵连上和嘉世千丝万缕的关系,再结合之前魏制作人消失的时间,周泽楷突然觉得他所期待的未来又重新变得晦涩难明,直觉字正腔圆地通知他,一些事即将发生。



评论(9)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