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出戏 06

预告片拍完之后,叶修给整个剧组放了一天假,大家准备租一条船去周边的小岛上玩,他自己兴致不大,等众人走了准备回床上补觉。

魏琛就在这个时候抱着一堆财务报表进来,他没有敲门,步子迈得又大又急,但坐下来却没有什么要紧话,叶修从他口袋里抠出一包烟,笑道:“哟,都用上这个牌子了,看人得看烟,看起来你今天找我有很重要的事啊?”

“滚蛋!这话还是老夫教你说的,那时你还是个导演助理呢,连烟圈都不会吐,”魏琛随手点上,“小兔崽子学会后第一口就往我脸上喷!”

叶修嘿嘿地笑起来,也拿了一支:“人民的生活真是日新月异,那时候烟才多少钱一包?”

“你也抽得够凶的啊,这话虽然老夫说是有点不靠谱,”魏琛看了看床头柜上塞满烟头的烟灰缸,“悠着点。”
“老魏,你到底要说什么?”

魏琛不说话了,屋子里没有开灯,窗外的阴霾覆盖住他们,只有两点星火忽明忽灭,等了一会儿才开口:“叶修,我下午带着预告片去北京,你得告诉我去那里会碰到什么?”

沉默像是一只花皮球,转眼就被踢倒了叶修身上。

“你别说没人针对你动手脚,我虽然早不在这个圈子里了,以前的哥们儿都还是在的,该知道的消息不会漏。”

“你知道了还来问我?”叶修摁熄烟头。

“我可不能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过去,老夫得知道那障碍长什么样啊,它也许是横在路上的石头,也可能是从黑暗中射出的暗针。你去年那个记录短片陶轩到底怎么把它搞黄的?”

“你可别咒我,没黄,”叶修学着灰太狼的语气,“我还会回来的。反正你就低调点,我现在也把名字改回来了,他们没这么快注意我。”

“你太低估自己了,虽然刻意改了风格,但这预告片—”他激动地拍拍包,“不出几秒,只要是业内人士人人都能看出那就是你拍的。那小姑娘,演海鸥的那个,一开始不高兴都堆在脸上,这两天拍下来不就乖乖的了,她准是看出来了,其他人也不傻。”

“周泽楷就没看出来。”叶修企图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魏琛笑出声:“你也就企图唬唬他了,还真以为他没看出来,他虽然是个闷葫芦,但心里可是明白的,你猜他刚刚找我干什么?”

 

周泽楷坐在沙发里看着手边的几张DVD,这些都是叶秋拍的,他在小城里走了好久才在城西找到一家音像店。虽然现在网购异常发达,但他连那点时间都等不及了。

其中有一张封面都很旧了,叫《刺猬》,叶秋导演中期的作品,店主告诉周泽楷这张可以送给他,说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部片子,陪伴了他很多个下午。

周泽楷接过的时候在想一些事情,他甚至忘了说,他也是。

他在想叶修是不是就是叶秋。假如是的话,很多疑问可以得到解答,但接下来会不会有更多的不解,他暂时还不想思考。

光驱推进笔记本的体内,机器运转,画面弹出,平缓的背景音里,在一个很平常的早上,一对少男少女交换灵魂了。他们之前并不认识,就连校园里的擦肩而过都寥寥无几,男生乖僻害羞,女生内向自闭,这两个人该如何与对方交流甚至互相扮演?

这不算一部商业片,也不属于定义里的文艺片,它介于两者之间,把温暖的基调与灰暗的细节互相调和,这就是叶秋,他很擅长把一些看似简单的故事讲得很疯狂,更擅长把荒诞的故事叙述得合情合理。

叶秋在圈子里几乎没有露过面,周泽楷曾把他想象成一个魔术师打扮的人,像从帽子里变出兔子一样拉扯出各式各样的故事,你知道那是假的,那不得不为之惊叹,且沉浸其中。

但他实际上是个普通人,爱穿舒适贴身的衣服,偶尔会套上早期剧组发的工作服,常叼着烟,有时候也不点火就那么含着,更喜欢和其他普通工作人员坐在一起,难怪狗仔队一直拍不到他。叶修就是叶秋,这电影周泽楷只看了一段就已经可以确定,演员和导演在合作之后对镜头架构的解读上可以达到相应的默契,他也相信自己具备这样的素质。

继续看下去,周泽楷觉得自己从观众变成了一个新人魔术师,他开始专注地观察叶修所有精心布置的道具,乐此不疲地研究细节里深埋的陷阱。现在屏幕里的女孩眼神柔软,在对话的最后又从中隐隐透出失望,周泽楷几乎可以想象叶修是怎么指导她的,他走过来,指出剧本里相关的段落,把她的感情从字句里引导出来。

故事进入后半段,他们重新找回了自己的身体,相约的旅途也终于到了最后一天,男生在房间里坐着,他已经收拾好了行李,现在有点不知所措,只是把行李箱放在一边,听见门口有人敲门,又把箱子往墙边推了推。

女孩走进来,靠在墙边,没人说话,窗外传来蝉声,她突然开口:“这也许是这个夏天最后的一只了。”

男孩只是嗯了一声。

“这个房间是我挑的。”女孩环顾四周。

周泽楷的心跳突然加快,那天抵达这里,沉重的包裹压在他身上,周围站了十几个人,让行走的速度变得很慢,说话的声音像是儿童积木,一个叠着一个,摇摇欲坠,让他的倦意达到顶点,然后呢,发生了什么,对了,有人在一扇门前停下,他说,早点休息吧,看看我挑的房间怎么样?

周泽楷猛地站起来,女孩不受他的影响,她笑笑,继续说,我就是觉得这个房间像你。

从整个故事来说,这句台词无关紧要,可以算是女孩在尴尬中的没话找话,但有时候导演的一些有趣的自我意识能从电影里找到,有人喜欢放彩蛋,有人喜欢玩伏笔,也许叶修就喜欢捉迷藏,一根线从那个世界递出,向周泽楷发出了邀请。

周泽楷想找出这个房间的一些特别之处,结果转头便发现天原来已经黑了。他走到窗前,伸了个懒腰,房前有一条河流缓缓流过,这个城市是典型的水乡,目光所及之处有多处水色映着月光,显得环境格外静谧。

渐渐地,有些许人声从街的另一边跳进来,吆喝的尾声,车铃清清脆脆地爬上桥梁,夜市橙黄色的光像是夜晚的裂缝,穿过夜色。

那根线头被他紧紧拽在手里,他不敢用力。

 

TBC

评论(7)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