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 四季 上

从硬盘里翻出来的很耻的情人节贺文



四季


叶修意外地醒得很早,转头茫然地看了一眼窗外凉薄的日光,估计了一下大约的时间,就要侧了身子去摸床头柜上的烟,略微一动又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止住了身体便转头去看自己的左边。

果不其然,周泽楷枕在他的胳膊上,睡得正香。

昨天是常规赛最后一轮,轮回占据着积分榜第一位,以一贯强势的姿态顺利杀入季后赛。身为队长的周泽楷也一直待到了庆功会的最后,等到回到家时已经半夜。想到这,叶修把身体重新缩进被窝里,已经变得稍凉的右手却慢慢摸索过去,和周泽楷无意识摆在身侧的手若即若离地握着。

我也想再睡一会儿。叶修这么想着,也静静地闭了眼睛。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叶修伸手摸了摸身侧,却没有摸到应该在身边的身体。他微微扬起了脑袋,环顾室内,看到周泽楷站在窗前呆呆地凝视着窗外。

叶修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略微一动便感觉到左手的酸麻顺着神经在全身蔓延开来,骨灰级宅男疼得被迫在早上多做了一套伸展运动,身体便如同一部许久未上润滑油的老旧机器,里面的零件发出了令人尴尬的声响。

叶修拼命压抑住所有血液想要往脸上涌的冲动,连忙摆出一副同样疑惑不解的回望着刚转过身的周泽楷。

周泽楷愣了一下,随即嘴角微微翘起来。

 

同居的小窝安在二楼,房子前面有一棵不知名的会开花的大树。此刻风徐徐掠过,白色的花瓣跟随着飘舞起来,有些甚至飘入了两人的卧室,无声无息地落在地板上。周泽楷听到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人缓缓地下了床,穿着拖鞋耷拉地靠了过来,随即感觉到一双手熟练地揽住自己的腰,一颗毛茸茸的脑袋轻轻地搭在了肩膀上。

周泽楷沉默着拿掉落在叶修头发上的一片花瓣。

在醒来之后,他在窗前看到这场花谢,迫不及待想转头叫叶修起来,却瞬间失了言语,那绝美而又虚妄的景象连带着眼前这个人的一切都变得不真实起来。周泽楷沉默少言,也自察到连心理活动都简单贫瘠起来,这么多年也不觉得有什么不适,直到此刻才真正不安起来。只有在这个人面前,所有的五感都在放大,花瓣擦过自己的手掌心,叶修的头发随着风拂过脸颊,肩膀上沉沉的坠感,紧搂在腰边的手,感官神经的颤动汇合成潮水冲击着他喉咙口那座小小的堤坝。

心在被一棵狗尾巴草撩动着,该怎么描述这种感觉呢,该怎么说呢,周泽楷咬着下嘴唇,歪着头对上叶修的眼神,窘迫地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说。

“好痒啊,小周你这么看着我很痒啊。”叶修努力地歪着脑袋,露出了然于心的表情。

 

叶修观察着周泽楷的表情,直到他脸上笑意满溢了出来,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更加舒服地靠上去:“你刚怎么看出来的? 我的演技能让你都看出来可真是退步了。”

“……耳朵红了。”周泽楷闷闷的声音从耳畔传来。

“什么时候?”

“……骨头……咯吱咯吱……”

旁边带着温热的气息逐渐靠近,温软的触感掉下来,落在耳朵上。

“就……像现在一样。”

 


停电的那个时候,在拉着厚重窗帘的卧室里,两人正在床上胡闹。一番苦战之后,周泽楷终于翻身压住已经退役的老前辈的身体,头低低地俯下去,直到两人的喘息都融合到一起。这时啪的一声,黑暗突然来袭,苟且之事也只好暂时停下,他好看的五官全都皱到了一起。

“咦,停电了吗?待会野图BOSS要刷新啊,这不耽误事儿吗?”叶修也跟着着急。

周泽楷慢吞吞地下床,从柜子里翻出一个小小的手电筒,伸手拽住了一边正准备穿衣服跟着出去的叶修。“……一个人去。”周泽凯楷扯过衣服,又丢在原地,速度倒是立即迅疾了起来,转身大步地朝外走去,跟着头也不回地补充道:“……不许穿。”

叶修松了一口气,软趴趴地倒回床上,伸手从枕头底下拿了一支烟,吞云吐雾了起来。

不一会儿周泽楷就满身是汗地跑了回来,鼻子上挂着亮晶晶的汗珠,两个字言简意赅:“故障。”

“电工大叔们来了吗?能修好吗?”

“……能。”

叶修凑过身去对着这支人形牙膏一顿揉搓,才把话一点点地挤了出来,H市其他地方也有停电故障,电力局的暂时还赶不过来维修。

空调早就已经停止了运作,叶修走过去,拉开了窗帘的一角,就感觉到一股热浪随着阳光敲打着窗户,呲牙咧嘴地想要从缝隙间穿进来。就这样面对面地坐着,周泽凯楷随手拿了一份电竞之家,伸长了胳膊帮叶修扇风,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慢慢的,外面的天色就暗了下来。

“是不是要下雨了?”阴霾不知不觉占据了夏天的天空,叶修拉开了窗户,随即便被一股闷热潮湿的气息包裹住,数十只蜻蜓急促地在草地间徘徊低飞,应和着小草们随风沙沙的摆动声响。

“外面走走?”周泽楷也走过来。

“快要下了吧?”

“……就附近。”

叶修想着上次的暴雨整整憋屈了一天才在深夜落下来,便揣了烟和打火机跟着周泽楷出门。这个小区多半住的是各种退休老人,这个时候老人虽然也不会出来瞎逛,但为了安全着想叶修和周泽楷仍是一前一后漫无目的地走着。步伐闲适而随意,一会儿叶修在前面带路,一会儿周泽楷又赶了上来,直到这场缓慢且完全取决于心情的走路比赛被如期而至的大雨打断。

 

两人回到家时,已经是全身淋透,光是在门口用钥匙开门的一小会儿,便在那里留下了两摊水渍。叶修一进门便手忙脚乱地脱衣服,现在正拿着周泽楷递过的毛巾往头上随意地抹着,突然动作就慢了下来,只是略带茫然地微微扬了扬脑袋,鼻子微皱就朝着周泽楷连打了三个喷嚏。

“哎哟小周对不起,”叶修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随即踢了踢脚边湿软的物体,“啊,我的烟都湿了。”

周泽楷走近他,另外拿了一块毛巾帮他擦头发,毛巾与头发的摩擦甩出几颗水珠,顺着叶修的脖子,流到凸显的锁骨,流到胸前,流到小腹,流到……

流到哪里去了。

不知道,不管了。

他的嘴唇带着雨后潮湿的气息,缱绻在他的嘴角,气息慢条斯理地相缠相绕,深入跋涉,窗外滂沱的雨声似乎吞没了一切室内的声响,包括叶修浅浅的在耳边的叹息。

“……小周。”


TBC

评论(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