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出戏 5

5



两人爬起来抓紧时间穿衣服,叶修背对着他,手尽力地向后伸着,沿着鼓起的褶皱到处摸索,周泽楷观察了一会儿,便注意到一个尴尬的事实——叶修的内衣似乎找不到了。他扭动着脖子帮忙寻找,最后在床下捞起了一条,停顿了几秒才有点不好意思地递给叶修。

太暗了,他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用余光撇到叶修拿着衣物朝自己身上比划,不一会儿,那人就窸窸窣窣地爬过来,小声地跟自己咬耳朵:“小周啊,那条好像不是我的啊。”

周泽楷吓了一跳,但他刚才的确是没仔细看,随手在床上摸了一条就往身上套了,下意识地就想脱下来,叶修按着他的手臂:“先这样吧,这么多人在看呢。”

他转过身去,他们的脊背和手肘在穿衣动作中时不时地撞在一起,却不像刚才的那样热络和充满力量,助理导演咳嗽了两声,房间又重新明亮起来,周围的工作人员开始走动,大声交谈,周泽楷跳下床时仍在犯晕,却也清醒地意识到他人生中第一场戏已经结束了,短暂的,有点稀里糊涂的,他其实感觉不坏。

叶修坐在监视器前招呼他,衬衫扣子都系错了,领头多余的那段支棱出来戳着下巴,他却不太在意,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显示屏,感觉到周泽楷坐到了身边,他指出几处说:“动作稍微有点硬。”

叶修把角色迅速转换成了导演,周泽楷也只得跟上,两人不断切换画面讨论着,好像影片里的人都不是自己,但看得久了,随着剧情进展越来越激烈,周泽楷还是能感觉到热度慢慢爬上了脸,他不自在地看了一眼邻座,发现叶修已经把脸捂上了,声音沉痛:“这里我的腿动得也太难看了,简直像垂死的螳螂,赶紧剪掉。”

两人的关注点都不一样,周泽楷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叶导演把椅子转了个方向,和工作人员交流今天拍到的素材,这个故事的雏形也在手动滚动的进度条里初露端倪,四个人在网上相识,在特定的一天约定一起去自杀时却在无意中得到了某个科研机构掉落的造梦机器,他们轮流使用这个神秘的机器用它来改变自己可以称之为失败的人生,但随着梦想中的生活渐渐成形,而这一切的基础——现实却在每个人沉溺于梦境时分崩离析。

周泽楷看着他们熟练地把这一场床戏剪辑切进预告片里,镜头里叶修的脸正好嵌在床头那边的阴影里,这样也代表着整场戏里他的表情只有自己看得见,这有好也有不好,好在可以掩饰尴尬,不好在比如最后的四目相对后叶修似乎对他笑了一下,这件事除了他也没有其他人可以证明。

他们在那一刻感情都很投入,事后疲惫的是狐狸,也是他自己,但更多的感官触角却伸不到叶修那里,在剧本故事里的下一秒,身下的那人会在瞬间变成梦境破碎后的幻影,那样柔软的表情停留在最后的那一刻,周泽楷思考着他接下去该如何在戏里去应对。

他正独自琢磨着,叶修催促他去补拍几个特写的镜头,把刚穿上的衣物又脱下,大灯模拟着刚才的布景,淡黄色的灯光打到他脸上,他借着光亮低头瞅了一眼下身的内裤,上面有个笔触幼稚的骷髅头,下面写着“吸烟有害健康”。

叶修的大声咳嗽从不远处传来:“摄影师,专注脸部特写!”

 


完工后,周泽楷回到房间跟经纪人打了个电话,那边像是在忙应酬刚喝了酒,自己表达能力也不行,等到挂了才想起还有点行程没有讨论到,他正拿着手机按着号码,房间里的电话忽然响了。

“喂?”周泽楷下意识地接起来。

“喂,你好,请问这是XXX号房间么?”是个特别甜美的女声。

“嗯。”周泽楷回忆着海鸥的声音,印象里要比这个声音要清亮得多。

“先生,需要点特殊服务吗?”

“特殊……服务?”周泽楷有点发愣。

“先生你好讨厌啦,需不需要啊?”那边的话甜得像是要炼出糖来。

“那……要个……吹风机?”他环顾了一下房间,好像也没什么缺的了。

“吹风机?哎哟先生你好会玩哦,等着啊,待会给你送个吹风机。”到最后那头朝着这边呼呼地吹气,周泽楷吓了一跳忙把电话撂了。

他想睡觉,突然想着身上还穿着别人的内裤,在门口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才看见叶修懒洋洋地从楼梯口走出来。

他们的房间离得不远,作为一个导演,叶修简直太过于年轻,周泽楷在接戏的时候搜索过他的名字,网上的痕迹寥寥,只在去年拍过一个记录短片,报道上面总结道半路夭折。幸好从魏琛那里找信息还是颇有收获的,他和蓝雨的纠葛早年被记者写成八卦杂志上的连载故事,周泽楷虽然兴趣不大,但蓝雨创始人是这部电影的制作人这一消息还是在那里得到了证实。他说不清自己是不是能为了梦想而不顾一切的热血少年,但一开始,在刚拿到剧本时,他也曾持着和海鸥一样的怀疑,担忧着这个导演的不靠谱。

他的剧本简单,像极了现在回荡在整个楼道里单调的走路声,但路线和剧本故事一样脉络清晰,直奔着房间而去,周泽楷忙拦下他,拉进了自己的屋子里。

“小周,有事?”叶修看见床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裤子换错了。”周泽楷对处理方法有点为难。

“没关系吧,我的丢了也行。”叶修找了个位子坐着,“你的呢,要怎么处理?”

周泽楷点点头:“一样。”

他有点不知所措,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摆,越是想镇定,一些画面就越是要跑进脑袋里,只好匆匆忙忙跑开去倒水,还没走几步,就听见外面传来敲门声。

叶修知道现在旅馆里都是熟人,应了一声:“谁啊?”

“先生,是我啊,我们刚说好的呀。”娇滴滴的女声还带着笑,叶修颇为诧异地看了周泽楷一眼。

“谁?”

周泽楷进入社会都好久了,刚在电话里是没反应过来,现在看到叶修的表情顿时就明白了,上前连忙用手捂住了叶修的嘴,他小小的声音挤在叶修的耳朵边:“我不是……”

叶修似乎也想起了什么,但他的手臂还被周泽楷抓着呢,又好气又好笑地看了门口一眼,挣扎了几下示意他要说话。周泽楷有点不好意思地放开了他。

“先生,你在吗?先生,我们说好的呀。”外面的人听上去有点急躁。

叶修走近几步,憋着嗓子发出一种又尖又细的说话声:“你个死鬼,又在外面乱搞了是不是?”

外面立刻没了动静。

他是写剧本的,一些经典台词信手拈来,还踢了几下凳子,周泽楷配合着哎哟哎哟地叫了几声,两人蹑手蹑脚地踱到门口,就听见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慢慢远去,两人面对着面笑了起来。

 

TBC

评论(16)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