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黄叶]想不出名字要命了

灵感来源是doctor who里的某集(记不清了

 



 

“姓名?”

“黄少天。”

“怎么写?”

“喂喂喂,不是吧,好不容易上面派个逮我错误的机会,瞧把你得瑟的,有完没完有完没完?”

“例行公事,方便一下人家。”在调\查室来回溜达的男人停下来,朝角落扬了扬手,戴着厚眼镜的记录员抬头看了他们一眼。

“……黄\色的黄,少年的少,天空的天。”

“隶属部门?”

“超自然现象调\查局行动二科。叶修你不觉得我们这个机\构的名字神神叨叨的么,最起码得像电影、电视剧那样有个拉风的英文缩写吧,什么FBI,BAU等等。”

“小常,后面那些可以不用记的。”不管对面喋喋不休的抗\议,被叫作叶修的男人拉开了座椅,坐下的时候,悬挂在中间的光源轻微晃了晃,也许是暖色的灯光作祟,他的脸显得比愈发苍白,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黄少天,你回忆一下,你们是在几时接\触到这个事\件的?”

“一个月前。”几乎没有停顿,年轻的男生飞快地继续说着,他的眼睛瞪着叶修,“全赖某个家伙突如其来的假期,一大堆的历\史卷宗被分摊下来,你知不知道我们简直要忙疯了,当时光是向上级递交的援助申请信就有十几封,十几封啊,全是手写的,结果还没等那边有回\复,这个事\件就发生了,我们就开始着手收集信息。”

“这么快就引起了你们的重视?”

“对,因为频率太高,才几个礼拜就发生了十一起,而且伤害范围较大,程度较深,警\察局打电\话催促我们快点行动时都能听见那边激烈的争吵声,还有女人歇斯底里的尖\叫。”

“十一名男性都宣称自己遇到了人生中绝对难以自持的性幻想对象,其中甚至有四位承认已和所谓的梦中情人发生了性\关\系,啧啧,这也难怪了。”叶修翻开面前的一些文件,轻声地念出里面的内容,“ ‘看到她走进酒吧的那一刻,我简直无法呼吸,她美得就像一个梦,黑色的卷卷的长发,雪白的皮肤,美丽的眼睛,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就在那里,和我这么多年幻想的样子一模一样。’ ”

“我其实很惊讶为什么他们喜欢的女孩子类型都差不多,长卷发,白皮肤之类的,害得一开始警\察局只当普通案子来办\理,你看看她们的造型也非常多样,从巫女到女仆,简直就像cоsplay!”黄少天把脑袋凑过去,又多指出了一些,“到后来开始渐渐有短发的女性加入进来,其实这也很好伪装,不过叶修叶修叶修最后你猜怎么着?”

“什么?”叶修也好奇起来。

黄少天露\出小孩子般满足的表情:“第十位男士遇到的性幻想对象是个男性,而且他正是四个发生性\关\系的其中之一,这就基本上可以排除女性伪装的可能性。愚蠢的警长在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事\件的重要性,他们把资料转交给我们,又重新找来了那些又可怜又幸\运的人们之后,我们再做了一次信息筛选。而事实上除了他们自己,没有朋友,没有工作人员,在公共场合甚至也没有其他人注意到这些本该非常吸引眼球的梦中情人们。叶修,你怎么想,是不是很奇怪,说说你的看法,说啊说啊!”

“它也许可以随\心\所\欲更改自己的外型,但如何能准确地变成目标人物心中幻想的样子,这就可能需要某种激素或者某种气味的刺\激,”叶修的指节轻轻叩击着桌面,思考着把自己的想法整理出来,很快他便回过神,“组\织需要你的时刻到了,少天大大。”

黄少天把头扭向一边,不吭声了。

“作为第十一个受\害\者,捕梦计划失败的原因,告诉我那天发生了什么。”


“我说你们能不能专注点,谁知道那个家伙会盯上我们中的哪一个?”郑轩坐在原地,朝着四周东张西望着。

“看我的炸\弹!傻了吧愣了吧!你们都输啦哈哈哈哈哈哈!给钱给钱!”

“靠,趁我分神的时候!你们看看我的牌,黄少要出这个的时候我跟上,他就输得底\裤都不剩了。”

“愿赌服输啊,你们放轻\松放轻\松,自己的梦中情人还不知道啥样么,看一眼就知道了。”黄少捞了一圈\钱,高兴得嘴巴都合不拢。

“老实说,我还真不知道我的幻想对象长什么样。”徐景熙摸\着自己干瘪的钱包,“黄少说说你那位呗。”

“头发不长也不短,”他随手比划了一下,“眼睛圆圆的,笑起来露\出两颗虎牙,要多可爱有多可爱……”黄少天还想继续说,但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戳了几下,就转身去查看那个正努力吸引自己注意力的人。

喻文州对他笑笑:“你看那边那个女孩,吧台旁边的,像不像你刚说的?”

大家都急忙把视线投向那个方向:“卧\槽,黄少,那样子简直就是照着你的描述生的!”

“不会是那个家伙吧?”

“有可能,少天你先去探探再说。”喻文州点点头,不动声色地在后面推了黄少天一把。


“这么巧?”叶修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摆出一副要听故事的样子,“然后呢?”

“就是这么巧,我都不敢相信,你能相信吗?上一秒描述的人就在下一秒出现了,不,她就一直在身边。然后我走过去,给她买了一杯酒,约她出去走走。”

“此处是不是省略了五百字,其余还有什么特别的吗?”


没有。黄少天诚实地想。

那会儿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酒吧外面的小巷里没有灯光,月色静静罩着女孩精致的五官,黄少天看着她,感觉就连心脏都没有比往常多跳一下。

一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他捏着口袋里的耳\机,借口要回洗手间,准备找个没人的地方和其他人商量一下现在的状况。才刚转了一个弯,黄少天就看见一个人影从前方的建筑物里走了出来,那人懒洋洋地走着,被拉得老长的影子过了好久才被黄少天踩到。

“叶修?是你吗是你吗?你休假结束了吗?太过分了啊你,突然要到了假期就跑了,你们科的活全分给我们了,你平时是不是不干活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卷宗留下来。”黄少天认出他,一堆话也就紧跟着砸了过去。

“文州都跟我说了,那女孩呢?”叶修没看他,望着黄少天刚刚过来的方向。

“她还在那呢,我觉得不太对劲就避了一下,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黄少天看着叶修,突然有点好奇他的性幻想对象会是什么样子,他浅色的嘴唇适合被亲\吻,他修\长优美的手指适合被shì咬,他白\皙的身\体适合被安抚,而他的气息,他全身上下那种始终萦绕挥散不去的淡淡烟草味——

“叶修……”等到黄少天回过神时,他的气息已经重重地压在了叶修的嘴唇上,那人没反\抗,他温热的手臂沿着脊背向上攀爬,按\压在他的后颈上加深了这个吻。他胡乱扯开叶修的衣服,鼻尖贴着脖子向下,不断制\造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吻痕,而另一只手已经解\开裤子的拉链,摸索进去,隔着棉质内\裤不断轻柔抚\弄着。呻\吟声断断续续地在耳边响起,有种不真\实的错觉,黄少天从来没听过叶修除了嘲讽以外的话语,简直就像是幻想一样——等等,幻想!


“你暂时地离开了女孩,单独行动的时候在酒吧的另一边遇到了那个家伙?”叶修的手在口袋里摸索着,似乎想掏根烟出来,但被记录员制止了。

“少天大大,你看到了什么,感觉到了什么,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气味,味道?”

没法形容,没法描述,黄少天只有在那一刻才能感觉到其他人在之前被询问时的无可奈何,他摇摇头:“就是一个幻象,没什么奇怪的。”

“从头到尾没有什么特别的吗?”

“没有,”黄少天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但是老叶,那个家伙,光是看到,就无法抗拒。”



END












好像没写到叶修的箭头_(:з)∠)_

补个OOC小番外。雷雷雷雷雷雷


黄少天: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叶修:?

黄少天:刚在翻你们科室的卷宗,看看我翻到了什么,和捕梦计划相似的事\件原来你以前遇到过,就在去年,在埃\及执行任务的时候,你独自遇到过那个家伙!

叶修:对啊。

黄少天:你抵\抗住了没有?

叶修:有。

黄少天:……

叶修:因为那家伙没你烦。


评论(1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