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出戏 3上

投票什么的伤透心了,这么点字数混个更把QAQ

3



把沐浴露在手心抹开,周泽楷决定再来一次。不过在这之前得先解决一点小问题,他把拖鞋套上,用着点力气在下水道入口上方胡乱搅着,这是他今天洗的第五遍澡,刚洗剩下的泡沫还堆积在脚边,就连水流走的速度都变慢了。

新的水流冲下,他把温度调高了一些,蒸汽呼啦啦地跑出来蒙着眼,他把眼睛闭上,练习着接下来这场戏的台词,昨天讲戏时叶修所提出的要求是诱惑,在浴室的混响加成下他觉得效果还算不错。但这毕竟只是暂时的错觉,结束后周泽楷刚穿上准备好的衣服,就听见门口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随即他听见自己有点紧张的声音,有点干涩,就像洗了太多遍澡后皱巴巴的手指。

站在门口的不是叶修,只有一个十四岁上下的女孩,周泽楷认出这是在电影里饰演海鸥的小姑娘,她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这并不是造型师的失职,她饰演的角色在电影里和其他三人组成了一支神奇的四人小队,但老人家毒蜂和卷毛眼镜青年蜗牛都不会照顾女孩,只能由着她胡乱收拾,于是披头散发便成了海鸥的标志性特征之一。

“狐狸,你是狐狸吗?”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我昨天睡早了,没看见你,今天才听他们说周泽楷哥哥来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海鸥快步走过来,老式的木质地板应和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我们得快点过去了,他们在等着我们。”

“已经……开始了?”他连忙抓起剧本。

“也不是,你的戏份还没到,其实他们想等你再休息一会再说的,不过先过去看看总是好的。”海鸥帮忙带上门,他们走下回字型的楼梯,在走出小院时周泽楷回头打量了一下昨天居住的小楼,只有三层,大半的楼身都隐在大树投射下的阴影里,最高的一层从树后面探出,借着日光露出自己灰色的砖墙,一些藤本植物攀爬上低层的窗户,在视野所及呈现出一片浓厚的深绿。

这是X市最普遍的家庭旅馆,而X市也不过是几百个中小城市中最普通的那种,但周泽楷忽然觉得在这里即将度过的这段日子会成为他生命中最宝贵的一段经历。

这里离临时搭建的摄影棚不远,海鸥说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她爱说爱笑,一路上的气氛不算沉闷,但在转过一个弯后这女孩倒是显出一点欲言又止的样子,周泽楷察觉到后也渐渐把步子慢下来。

“周泽楷哥哥,你已经读过剧本了吗?”海鸥抬起头来问他。

“嗯。”

“你觉得怎么样?”海鸥也许是知道周泽楷话不多,也许是急切地想找到些许认同感,索性就不管不顾地说下去,“我以前也是演过几部戏的,虽然只是一些配角,比较有名的像——”她报了一个电影的名字,颇为自豪的语气,这不怪她,周泽楷也知道这个名字,在去年的电影节上斩获了不少的奖项,“我从没读过像叶导这样的剧本,他写得太过朴实了,也没有过多描述,你看这一开始的那个场景就特别——”说话间已走到目的地门口,海鸥偷偷往周泽楷身后瞄了一眼,随意地打了个招呼就捂着嘴跑走了。

刚刚对话的当事人叶修从背后伸出头,隔着点距离嗅着周泽楷身上的气味:“小周,这种沐浴露的味道持续性很长啊,看来你已经准备好了?”

周泽楷知道叶修说的是什么。

他演艺生涯的第一次床戏。


评论(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