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事不过三

那天L宝说她心里苦,我就说用活动这个题目给她搞个文,然后搞到了现在

过期的深夜60分


 

 

周泽楷睡醒了,房间里暖气温度正好,他原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抱着被子两眼直直地发呆。等到闹钟响了,他才反应过来,外面灰蒙蒙的,还有水声,是个再平常不过的下雨天。

咬着牙刷梳头,脑袋后面那些特别顽强的抗争分子,被他用沾了热水的毛巾镇压下去。回到卧室,周泽楷穿上例行的衬衫西装,他没有太多的领带,平时也没有打的习惯,今天却突然饶有兴致地拿了一条深色格子的在镜子前比了比。

还行,他想。他动作不太熟练,系领带的时候费了不少时间。

同事发了不少堵车的照片在群里,周泽楷犹豫了一下,从衣柜里拿了一件大衣,决定坐地铁去公司。

排队买早餐的时候,他看见前面有一个熟悉的人影。但早高峰真是太糟糕了,把他愣神的时间都挤没了,直到上了地铁,那人站过来,和自己的位子挨着,才反应过来。这个人是自己的邻居。

记不清具体是什么时候搬过来的,大概就一个周末,楼道里有不小的动静,打扰了他沙发上午睡。周泽楷从猫眼望出去,正好看见那人拎着一个很小的箱子走进房间里。然后是一个加班的凌晨,他起身活动脖子,还是那人,提溜着箱子,从小区里规划工整的草坪外走过来,他走得太慢了,野猫从草垛里跳出来掠过他的脚背。两次见面,很像一个恐怖小说的开头,但周泽楷的心脏奇迹般地安稳。

那人在晚上见也好,地铁里平凡的白光底下见也好,没什么不同,头发乌黑,脸色苍白。这是周泽楷第一次看见他站在人群里,穿着审美败坏的衬衣,衣摆上不合时宜的有一块咖啡色的污渍。

这样一点都不神秘了。周泽楷遮住眼睛想,这个人看上去不像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却和他们有着一样的神情,看着日子一天又一天地循环往复,麻木又失落。

“你好?”他试探性地发问,脸都涨红了,他并不能确定这个人会记得他。

“嗯?”那个人看上去惊讶极了,周泽楷要不是正处于窘迫的情绪中,也许还能观察到他眼底毫不掩饰的喜悦,“你是在叫我吗?”

“嗯。”周泽楷包里有一管临时应急的去污渍的喷剂,他递给他。

那人摆弄了一下:“是这样用吗?”

“对。”他们对视了一眼,又迅速移开。

过了一站,车厢一下子空下来,那个人干脆地坐到了周泽楷的边上,单刀直入地自我介绍:“我叫叶修。”

周泽楷点了一下头,但紧接着他想说的话被叶修毫不留情地打断了:“我知道你叫周泽楷,是我的邻居,我搬家的那天不小心吵醒了你的午睡。听我说,我时间很紧,你愿意看我给你表演个魔术吗?”

周泽楷觉得不太好,他被带入了对方的节奏,但眼前的一切都那么荒诞而奇妙,眼前的这个人知道一些他本不该知道的事,他还一边说着时间很紧,一边要为自己表演魔术?

叶修打开那个随身携带的小箱子,里面有一副扑克牌,还有一只乌黑的魔方大小的盒子。他把扑克牌在座位上一字摊开,提一个问题,就让周泽楷抽一张,神神叨叨地说能从牌面看出他的喜好。

“你最喜欢的早餐是小笼包。”

“对。”

“你最喜欢的大衣是墨绿色的那件。”

“对……”

“这条领带你更喜欢深蓝色的那条。”

“……”

叶修语气笃定,问题也都在这些细枝末节上集中,周泽楷话也说不出,只是呆呆看他,看他后半段明显急躁,常常思考时间也无答案就脱口而出,甚至都不用看牌面。

到最后,叶修说:“到站了,你该下车了。”

周泽楷没动,他看着车门徐徐关上,想了想说:“我想破你这个魔术。”

“行。”

“虽然……”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他顿了一下,转过头对着叶修的眼睛问道,“但是我们遇见多少次了?”

叶修挠挠头,显出一种只属于少年的窘迫,他笑起来:“七十九次。加上这次。”

“我没有印象。”

“我是个神秘人,很神秘很神秘的人。”叶修认真地说。

周泽楷并没有觉得这话可笑,事实上他比任何人都更早察觉这一点,但他还是忍不住地想笑:“我知道。”

几个月前。

叶修从一间屋子里醒来。神秘事物实验室历史悠久,不动产遍地,那时候阔气,可现在跟不上这个时代的需求,没暖气没空调,他睡觉的时候都穿着从小摊上淘来的袜子,上面还有几颗掉色的草莓。

他买的时候,苏沐橙就说,现在小姑娘都不乐意穿这种了。

叶修说,那敢情好,不撞款。

他刷牙,洗脸,再回屋把大衣一套,就可以出门坐地铁了。线路早研究好了,二号线,坐到头,是一个废弃的体育场,也是实验室的不动产之二。

他要在那里打开一个盒子。

报告里描述它乌黑,触感温热,重量刚刚超过25g,无辐射性。它免疫任何实验发出的尝试性伤害,经过各种检测可确定一些组成元素,却没有办法准确预估其排列组合方式。由于打开以后的危害不可知,选取了地址偏僻面积极大的体育馆,检测人员需携带时间机器,必要情况下可重读时间避免毁灭性伤害。

叶修手里的是实验室最小型的时间机器,最大重读时限是24小时。第一天早上,他喝着咖啡啃着豆沙包,摆弄机器的时候被人撞了一下。

“完了完了。”时间机器就这样设置上了。

那人很诚恳地说:“对不起啊。”他很不好意思地拍了拍叶修,继续说,“我碰到你,然后,咖啡弄脏衣服了。”

叶修低头看看,衬衫衣摆上有一块咖啡色的污渍。

“哦没事。”他并不在意这个。

“不好意思。”那人歉意地笑笑,他穿着墨绿色的大衣,里面系着深蓝色的领带,“你没带伞吗?那一起吧。”

一开始,实验计划也只定了十五天,结果在第十二天的时候,盒子打开,空气竟然一丝波动也无,所有的探测机器也没有任何反应。叶修在记录报告里反映了这一点,在被告知实验计划延长三个月后,他那时心情是暗爽的。

可惜叶修在之后重复的时间里再也没有见过那样大的雨,他也再没见过说那么多话的周泽楷,他几乎永远都是坐在那里,盯着自己的鞋子发呆,偶有眼神交汇的时候,是一副很想说话等了许久却说不出话的样子。生活毕竟没那么多意外,甚至有时候都不下雨,有时候还碰不到周泽楷。

等到叶修简略地讲完,列车已经驶向极荒僻的区域,整个车厢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哦,是实验。”周泽楷若有所思,“那魔术是按照概率?”

“对。我遇见你的七十九次里,你二十四次穿了墨绿色大衣,十七次戴了深蓝色的领带,还有,你四十六次选了小笼包。”

“潜意识的选择。”周泽楷闭了下眼睛,长睫毛软乎乎地趴着。

叶修说:“我们最后来玩一次好吗?我想猜你的一个秘密。”

周泽楷顺从地从牌里抽了一张,他没翻开,攥在手里。

叶修的手伸过来,温暖的,干燥的,他没用力,只是形式一样的,对待空气的那般抓着,他很肯定地说:“你喜欢我。”

“七十九次里,你有三次选择主动跟我说话。我想周泽楷主动和人说话,一次是巧合,两次是运气,三次……”

周泽楷打断他:“对。”

叶修的快语速被他噎了一下,有点愣地要把话说完:“……事不过三,对不对?”

他下一秒又开心起来:“对。”


评论(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