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出戏 (小番外)

一个小小小番外,昨晚不小心摔个大跤磕到后脑勺,希望我楷楷小福神保佑我

爱你!



为长镜头请来的临时演员足有一百多位,大部分都是旁边社区的居民,他们看着在沙滩上不断来回奔跑的工作人员,也不得不承认今天没有一个好天气。

乌云环绕着视野,那种静谧而庞大的灰色从天空一直渗透到大海里,连扑打向海岸的潮水声都显得有气无力。

有人在叶修旁边坐下:“你猜怎么着?”

叶修看他一眼:“除了资金短缺,天气不行,打光不好,还有什么?一起来吧。”

魏琛导演经验丰富,他早期的作品常在自然条件非常苛刻的环境下拍摄,比一般人更容易看出潜在的问题,他哈哈地讲:“等不了了,快要涨潮了。”

原定的拍摄计划是两天,团队用阴沉的第一天作为模拟排演,第二天临近傍晚时才有可能有合适的采光条件,也就是两个小时以后。然而潮水逼近,最危险的无疑就是离海岸最近的大型旋转木马布景,孤零零站在一边的小丑气模,很快就要面临被海水淹没膝盖的现实。

“二十分钟以后试拍第一条吧。”叶修站起来,慢慢地沿着轨道走,周围比刚才还暗了些,他只能隐约看到别人脸上的焦虑。

刚入行那会儿,曾有人对他建议,多关注镜头内的,少在意镜头以外的,不在镜头内的一切都是“未完成”的。他当时听了,但仍然觉得四周这些自然的蠢蠢欲动的场景很生动。不远处,一个女孩在一根未打开的太阳伞底下坐着,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长裙,上面有整齐地点缀着白色的圆点。

“你好。”叶修跟她打招呼,临时演员都是附近的社区成员,他们热心又热情,都是很好的人。

那个女孩朝他礼貌地点头,很快她就毫不留情地抱怨开了:“我其实想穿鹅黄色的那件,更漂亮一点。”

叶修想了想,的确在招募临演的时候,对服饰是有规定条件的,一个女孩子没法穿上自己最美的衣服入镜,他很抱歉地嘟哝了两下。

“我这有一些松饼,你想吃一些吗?”她拿起放在脚边的一个篮子,里面还有一些颜色鲜艳的水果,叶修望望周围,不少家庭把野餐布都带来了,现在都被丢在镜头外的树底下。

“没关系。”对话的氛围很轻松,叶修对她摆摆手。

“很少有人会来这个海边拍东西,你知道吗?”

“这里很漂亮。”叶修说。这是实话,虽然乌云密布,但并不有损风景。

“之前也有来过一组,在另一边,”女孩站起来,动作很大,手臂像是要绕过山丘,“在山的那边,离我家很近,在阳台上就可以看到他们的布景,工作人员围成了一个圈,抬着各种黑色的巨大的仪器,那个男演员就站在中间,一开拍,他就蹲下来,在那里又哭又笑。”

“那天晚上并没有发生什么事,但我难过了很久。戏就是有这样的魔力的是不是?”她想了想,又补充道,“那个摄像机能拍到我的表情吗?”

叶修把一个分镜画稿给她看,她捧着看了一会儿:“是有点小,但有心的人肯定能看见吧。”

“在电影院里留心看一个人的感觉很奇怪,会觉得很胆大,谁都在看他,一会儿又觉得很不好意思,像面对面一样。”叶修回忆着,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

她没在意,自顾自地说:“我工作很累的,本来只想躺着睡觉,但我想让我男朋友在电影里看看我,他现在不在我身边。”女孩很开心地笑起来,“他一定超——想我的!”

“要开始了,别紧张。”叶修把那张分镜送给她,“这里拍的场景,不收音,你可以随便喊点东西。”他离开的时候想不知道这女孩会不会大喊男朋友的名字。

工作人员在用喇叭做最后一次确认,所有人都各归各位。灰色的天空下,这里的一切都像熄着。

叶修没法清空大脑,事实上,有许多许多东西在活跃着,他安静了一下对着喇叭说:倒数计时。三。

二。

摄像机沿着环形轨道上岸,完成场景一。围绕小船转一圈,完成场景三。从一个小斜坡往上走,完成场景四。从另一条轨道中绕出,爬向另一个小斜坡,完成场景五。踏上人力车,渐渐后退,进入最后障碍,完成场景六。完全全部分场景。

一。

飞快运转的旋转木马。笑容祥和的小丑。完全打开的五彩斑斓的太阳伞。野餐篮。鹅黄色裙子。笑容。女孩。爱情。力量。男朋友。名字。

周泽楷。

Action!

金色突然倒映在海面上,阳光从云缝中渗透出来,没有温度,没有热度,只是虚妄的金黄色,迅速控制主宰了沙滩上的人们,兴奋开始在人群中发酵,让电影中的这场游行显得更加怪异和疯狂。

一切都有如神助。


评论(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