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秋日 02

2

 

 


战术布置会议刚结束,灯被打开,重新被暖色光源笼罩的轮回队员又各自生动起来。

杜明侧过去去翻周泽楷的笔记本,一边拿着自己的比对着,被对面的吴启一记白眼锁定:“举报啊举报,这有个人不认真听讲。”

“我这已经都算复习了好吗?根据科学研究来讲,话不多的人抓重点能力极强,”杜明愤愤不平,“而且我的笔记以我们战术的中心的笔记为中心,有错吗?”

孙翔本来就心不在焉,一下就被绕晕了,江波涛温和地笑笑:“会议结束了。队长要来做个总结发言吗?”

“团队赛,”周泽楷已经考虑了很久,“让李浩试试吧。”

他看着后一排那个突然挺直了腰板的少年,想着很多年前,他自己刚被委以重任的时候,是不是比那个男孩子还要脸红得厉害。

原本不大的雨到了回家的时候,却突然有了淹没一切的气势,整个城市在一个阴沉的黄昏里

迎来了最为拥堵和疲惫的时刻。

周泽楷和方明华早上都来得晚,他们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走向停车场的最里面。

“其他战队也都有这样的问题,李浩是该好好上去锻炼一下。”方明华说,他今年刚退役,自己要求留在训练营里,“哎,新陈代谢,新陈代谢。”他说了两遍,讲得恳切而真诚。

周泽楷跟着重复一遍:“嗯,新陈代谢。”

方明华说:“年龄限制解除,前几年新人还在适应整个联盟,现在都是大家在适应他们,适应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技术,他们就像是站在门口无所畏惧的挑战者,我就想,真像当年的轮回啊,赛程里突然横空出世的黑马,崭新的王者。”

周泽楷说不出话来。

罪魁祸首狠狠拍了周泽楷肩膀一下,说着到了,就走开了。右边角落的一辆车跟着鸣叫了一下。

周泽楷也看到他的车了,他没急着过去,只是朝后面望了一眼,一个脑袋露在柱子外面,没来得及收回去。

他朝那人做了个手势:“过来。”

李浩低着脑袋走过来,闷声闷气地叫:“队长。”

“先上车。”他问清了地址,让李浩坐在后面,自己回到驾驶座上。

李浩扒着车窗感叹:“哇,天都黑了,路都看不见。”他想了想,又说,“队长,我今天不是过来蹭车坐的。”

周泽楷从后视镜里看看他:“你十六了?”

“对,我上个月刚过的生日。”

周泽楷报了几个名字:“这些你都认识吗?”

“他们都是其他战队的新人。”李浩点头,有两个已经是今年最佳新人的候选,他有点不服气地补充道,“但他们也都认识我的。”

李浩听到周泽楷笑了,顿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队长,我明白你的意思。”

他们沉默下来,听见雨水扑打在车体上沉闷的敲击声。

车子驶过几个街道,停在一个路口。

周泽楷推开车门,往外跑了几步,又想起什么,折回来敲敲李浩座位处的窗户,说:“待在里面。”

李浩点头,坐了一会儿,他打开车窗张望,看见周边有很多店面,很少行人,队长走过去的方向正对着一家宠物医院。再过了一会儿,是两个人回来。一开始只是觉得眼熟,等到走近跟前,坐进车里,他不由得脱口而出:“叶修……”

“啊,你好。”叶修手里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狗,正在看着他,但脸上并没有露出明白的样子。

“对霸图擂台赛的押枪。”

“哦哦哦!”经过周泽楷的提醒,叶修回忆起来,“第一个上场的那个神枪手是你吧,非常精彩啊那次。”

“谢谢夸奖,”李浩红着脸,“叶修前辈还在关注着比赛吗?”

“嗯,还是会看看,假如我没退役的话,应该会记住你名字的。”叶修很真诚地说。

尽管知道对方不是故意的,但李浩好像能隐约感觉到以前垃圾话对喷的水平了,他试图转移话题:“叶修前辈,这只小狗好像精神不太好。”

“嗯,犬瘟热第十好几天了吧。”

周泽楷插话:“医生怎么说?”

“还是发烧,四十多度。”叶修让李浩摸小白的脑袋,“它想是很想出来的,到了这儿又逃。”

“我家以前也有只小狗,也是这个病,到最后几天就开始抽筋,然后……”少年讲起难过的事,还是真情实感,下车的时候精神很低落地跟他们挥手再见。

叶修在那感叹:“年轻真好啊。”

周泽楷淡淡地说:“谁都这么说。”

车子在前面路口右转,转得有点急,叶修批评他们:“我在队里的时候,就不说这么妄自菲薄的话。”

雨下得太大了,对面的,旁边的车灯匆匆掠过,像穿行眼前的白鱼。

叶修想,要是这个时候他和周泽楷想的是同一件事就好了。


评论(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