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 秋日 1

1

半夜两点钟的时候,小白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叶修被吵醒了,闭着眼下床,闭着眼用脚摸索拖鞋,过了一小会儿,他从客厅拿回一些沾了清水的棉花,缓慢地清理小狗眼睛周围的分泌物,最后轻柔地在鼻子上点按几下。那里干裂许久,都是生病的错。

算上两人还未察觉异样只以为是普通感冒的犬瘟热潜伏期,它病了快有十天,一针针抗体打下去也没见什么效果,只是日复一日地发烧,咳嗽,没精神,再加上不爱吃东西。医生也觉得情况不太稳定,说这病很凶险,发烧要是持续多少多少天你们要考虑放弃治疗。

这话一开头就很残酷,周泽楷只好用一只手捂住小白的耳朵,另一只手把它抱出店外,垂着眼看路边的人群和车流。

晚上的时候叶修给小布点喂泡开的药剂,小狗不愿吃,针筒把药递进去的时候只用舌头卷着,趁人不在就吐出来,整个地板都搞得黏糊糊的,叶修招呼周泽楷拿拖把:“你还不如让它把医嘱听了,知道个严重性才好乖乖吃药啊,对吧,小白?”

小白全身白白软软的毛,头顶上那些触感最佳,被周泽楷的手一下一下抚着,它把头乖顺地低下,舒服得把眼睛眯起来。

周泽楷看看它,对叶修使了一个眼神,再把手指比在嘴唇上。嘘。

两人在一起后才半年就买了房,都是踏实的主,虽没彼此说过什么带着一辈子的情话,行动上却比海誓山盟快了一步。

三室两厅,周泽楷和叶修都脸皮薄,挡不住售楼小姐的推销,退一步说又不是没钱,就挑着大户型买了,结果还是用不着,只好把其他的卧室改成一间书房和一间竞技房,两人三点成一线,饭厅——竞技房——卧室,把其余空间视作空气。

小白的到来,是带领他们熟悉自己房子的第一步。狗是叶秋抱来的,费了老大劲,一路航空托运,两个人在厨房里煮了点小狗爱吃的鸡胸肉,庆贺新家厨房的第一次开火。

而现在已经记不得是第几次开火了,自从小白生病以后,它只吃鸡胸肉。这还得要叶修强制性地给塞进小白的嘴里,它才肯勉为其难地嚼上几下,或者两人在它面前使劲摇晃钥匙假意出门,回家时迎接他们的就会是一个空食盆了。

“这么傲娇到底跟谁学的?”叶修有点不解。

“不是我。”周泽楷双手举起,急忙甩锅。

叶修走出楼道,外面是深沉的夜,天空呈现一种灰蒙蒙的蓝色,而他说话时呼出的气是白色的,慢慢地扩散在空气里,眨眼的时间就不见了。

周泽楷站在一棵树底下,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很闲适地摆着身子,叶修挨过去,和他一起摇摆。

“现在要是有人在外面路过,看我们肯定像两个有病的老年人。”

周泽楷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平时他觉得戴着太显眼,大半夜的倒是不介意了,他笑一下,说:“这有什么关系。”

“你想吃点东西吗?”叶修还是挺困的,打了个哈欠。

“家里有馄饨。”

“嗯?什么时候有的?”

“我妈带来的。”

“哦。”叶修有些心虚,上次阿姨来的时候,他肯定是躲出去了。

周泽楷把他身子掰过来,面对面地看着:“下次见见她。”

“上次的确是有事。”叶修用声音高低画重点。

“开会?”

“是啊,”叶修仔细看着周泽楷的脸,想下次就不能用开会这种事挡了,“开完会还有个饭局,我们一帮退役的坐一起,职业选手不能多喝酒,有些小年轻,就已经憋狠了,开了一瓶白的在旁边,要敬我。我喝了一点就不行了,说有事要走,然后就从楼里走出来,一直走了几百米,到一个小花园里坐着。整个世界都是颠倒的,天旋地转,我在那不知道坐了多久。”

“后来呢?”周泽楷露出一点饶有兴致的表情。

“后来我就清醒了啊,安全回家,你那天都没看出来。”叶修挺得意的。

“噢这样。”

叶修再看看他,周泽楷没有不高兴的样子。这很好,他也挺高兴的。

 

周泽楷感觉他们说了很久,但其实也只有几分钟的时间,他们进门的时候,小白趴在褥子上,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糟糕,”叶修连拖鞋都没换,他登登登地踩进去,“小白连鸡胸肉都不吃了。”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