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倒数计时

新年贺文!新年快乐!


12月31日的晚上,离零点还有一个小时。叶修还在去外滩的路上。

人实在太多了,他跳下来,朝前面望望,自行车的轮子还在转,慢悠悠地爬过一圈,一会儿就被后面挤上来的卡住了。天是彻底黑了,但所有的光源都亮着,就连顶上的树都挂着成串的小灯,与地下辉映成一片,叶修很少赶上这样的热闹,他把车丢在路边,跟着前面的人山人海,走走停停,然后在裹得严严实实的围巾后面笑起来。

叶修走得散漫,也没怎么注意周围的人,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排在了卖荧光棒的队伍里,

还在想是不是该买上一些的时候,手机突然发出短暂的提示音。

——我到了

叶修脱了手套,开始打字。

——我就在周围了,等我啊。

过了一会儿,卖荧光棒的商人开始露出不耐烦的表情,他有点不好意思,直接抓上一把,付了钱,退到街上。没走几步,手机就在手心里抖了一下。

——嗯。

人群里有个穿红色大衣的女孩子,不知道为什么,叶修看着她总觉得有点眼熟,一直到超过了她,走到路的另一边,他才想起来,圣诞节那天陪着周泽楷出来卖花,那人买了最后一朵。不是很好的品质,他们那天被城管追得到处跑,东躲西藏的时候不小心折了一部分,这朵便是其中之一。

叶修记得她,她那天因为一些未知的原因哭得乱七八糟,周围的建筑高处有一些乱晃的灯照下来,一团一团的,在这条长道上滑行过去,就有那么几秒的时间,停顿下来,照着她一塌糊涂的妆。周泽楷蹲下来,表情有点为难,叶修知道,他不太会说话,于是他看见周泽楷犹豫了一下,然后伸出毛茸茸的裹着手套的手,有些笨拙地、但又好像带点节奏地拍了几下她的肩膀。

他轻声说,圣诞节快乐。

那些光团像是不知疲倦一样,来回扫荡着江上,岸上,路上所有的黑暗,叶修还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一个人,等了一会儿,光又落回来,掉在他的胸口上,悬着,像个小太阳。

那些被冻僵了的感觉又回来了,他知道自己的心跳在慢慢加快,也知道一件事正在发生。

他呼出一口气,掏出手机,在周围的笑声和尖叫声中打开短信界面,开始打字。

——我到了,你在哪呢?

叶修还想再发几条,准备再看看周围的标志性设施或者一些标志性的人,但抬起头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周泽楷,在离他几十米的地方。

他也在看他。周围有点黑,他们隔得那么远,按道理应该什么都看不见的,但一切都那么清晰——周泽楷在眼角向下,嘴角向上,叶修忽然觉得周围的一切的喧闹都实实在在起来。

只要人群里有人在等你。

 

12月31日的晚上,离零点还有几分钟。叶修动不了了。

后面的人群在不停地往前推挤,叶修的一点个人努力很快就被越推越远,只好认命地朝对方做了个表情,有点遗憾地留在原地。再抬起头的时候,看到周泽楷正低头和一个女生说话,她的男朋友有点警惕地在一旁看着。

很快那个男生的表情兴奋起来,他转头点了另一个人的背,一边说话,一边指了一下叶修这边的方向。一个接一个,接龙似的交头接耳,周围的噪音也开始慢慢整齐起来,远处有人开始做一分钟倒数。

最后传到了一个一米九的男人那里,他大笑着拍了叶修的背,开口想说些什么。

人群突然爆发出一阵阵惊呼,话语忽然只剩下了口型。而黑色的夜空升腾起一朵红色的烟花,逐渐地,不断有呼啸声到达那里,在头顶炸裂开斑斓夺目的色彩来。火星像银河一样倾泻下来,映在所有人的视网膜里,几乎触手可及。最后大钟敲响,所有人都开始疯狂地欢呼,叶修跟着他们喊了几声新年快乐,转身时却没法像其他人那样拥抱最想拥抱的人。

周围的声音像海潮一样起伏,那个大高个的男人的嗓门像颠簸在海浪里的小舟,他抓着叶修,扯着嗓子喊起来:“他!说!他说他爱你!“

因为烟火,天地间一片澄明,他几乎能看见周泽楷那一瞬间所有的表情,疑惑,迟疑,了然,认真,微笑,那些没有热度的光线绕在他的周围,他一定是听见了,他也一定是发现了,他们认识的所有的那些日日夜夜,那些深埋的、隐秘的、不为对方所知的秘密,都在那个时刻曝白了。

开花结果,再好不过。


评论(11)

热度(114)

  1. 🌱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转载了此文字
  2. 羽傾-一隻浪到飛起的汪!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