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标题:我在壁炉网工作,有什么要问我的吗?(脱水版)1

为了日更,坑也翻出来填一点,还把之前发的也一起凑版面了(不要揍我

new leaf to turn没看到就删了,伤心


 

1

 

1# 【楼主】 RT,高大上点叫FNA,Floo Network Authorith的缩写,官方点叫飞路网管理局,大家都懂点就是标题上的壁炉网了

 

14# 【楼主】 楼主不在壁炉里工作,半个小时以前我还在冷冰冰的办公室里监视整个网路的运行情况,虽然部长一直在强调魔法部在地下,魔法窗子只能提供观赏效果,但是维修管理处已经连续选择了半个月的暴雪天气,这足够让整个魔法部冷得像一个巨大的冰窖一般

 

46# 【楼主】 让我发一会儿抖再开始回答你们的问题

 

65# 【楼主】 喂喂喂我抖抖索索的频率都拼不过你们问问题的速度啊,一个一个来,ps,对的,维修管理处主任最近心情不佳,原因未明

 

94# 【楼主】 >> 31#:至今为止,飞路网连接的最远的两个壁炉的距离是24000万公里,驻扎在极北欧的研究学者Sterna每年8月都会通过飞路网回到远在南极洲的家乡,旅程总共耗时1小时23分钟27秒,大家要问我们的工作内容,就是这样了,监督每个旅程的全程,一个壁炉一个世界,里面的魔法能量是我们谁也没法控制的,巫师没法创造它、改变它,只能发现它、利用它

 

171# 【楼主】 >>46 #:事故大多都发生在念目的名的那一步,你撒完飞路粉后可能会因为紧张或者炉灰而吐字含糊不清,这就导致最后到达的地方与预期的不一样。

数据显示说错最多次的地名是南美的一个旅游岛国,它与英国的一家家具店重名,大家穿着短袖跳入绿色火焰后企图沐浴阳光,最后却不得不穿梭在大不列颠的连绵阴雨中。

    而世界上最长的地名,我第一次听说还是在魔法交通司工作的时候。

这个地名由143个字母组成,那人吟诵起来像失传的古代咒语,全程我们办公室里三个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憋到小脸通红总算是熬到结束了。

我们忙递上水,他接了,喝得咕咚咕咚,最后视线在屋里绕了一圈,还是落到了我身上:“不知道你们明白没?只是,这个事情是这样的,我的搭档吧,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

 

233# 【楼主】 在我的认识里,魔法部拒绝人的姿态是非常多样而且熟练的,只是不适合他,他就像是生来要和拒绝面对面坐着,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

我尝试继续解释,黑魔头的归来,让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危机由国家的南部一直扩散,很快就可以到达任何一个角落。而VIP通道是专供于一些政府要员或者是对魔法界有杰出贡献的人,尤其是现在这样的特殊期间,飞路网,作为魔法世界,最重要也最为脆弱的交通工具之一,一定会受到非常严格的干扰,VIP通道魔法粒子的特殊波动尤其吸引食死徒。

我向上天发誓,我说得口干舌燥,甚至连自己都说服了。

于是我也是这么做了,最后莫名其妙地,我把自己的员工福利——属于自己通道的所有权,转交给了这个人。

 

241# 【楼主】>>236# 这么糊涂的事,我一点都不开心好吗!我决定给他取个代号,叫Y,他不是这个人,也不是那个人,他在我的帖子里得是非常特殊的!就叫Y!

281# 【楼主】>>257# 

    我必须承认回去之后我就试了一下,那天的夜晚月朗星稀,壁炉里的火焰因为飞路粉的魔力绿得像夏天疯长的野草,我最后还是没能念完那个地名,落到了一个不知名大湖边的小木屋里。令人惊讶的是,我的两个同事都在那里,看样子她们都忍不住和我做了一样的事。

    

311# 【楼主】>>288# 我很确定Y没有给我用任何迷情剂……

Y只是一直在强调,他的搭档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好吧,我知道这件事是很重要,但他一直重复重复重复,就好像这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最要紧的事,其余没什么要紧的,我跟他说黑魔头的崛起,我跟他说夺魂咒的滥用,我跟他说人心之间,包括情侣与亲人之间的猜忌,这些令那么多人包括魔法部部长都会沮丧、不安的事在他们面前就好像、就好像一只微不足道的小苍蝇。

我有点恼火,又有点嫉妒,我也希望在这样紧张危险的境况下,也能有一个人,仅仅是他的存在都能让我放松下来。

 

342# 【楼主】>>289# 过了几天,他过来办理手续,重新设置通道的两个出口,一面是那个愚蠢的长名字,而另一面是英国中部的一个非常有名的小镇。

我不能说太多,但有许多名人出生在那里,包括一位伟大的黑魔法防御术师,他在战争初期失踪了很长一段时间;一位曾任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的院长,发现了多种常用草药在治疗黑魔法伤害上的意外功效;还有一位近年来表现异常出色的年轻的魁地奇追球手,非常非常非常受女生欢迎。

我真的不能再说了。

大概在战争全面爆发的三个月前,Z——我们都这么叫他——也来到魔法部,签了名字。他们的VIP旅程也就在那天正式启航。

 

TBC

评论(7)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