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绝情镇 1

1.

 

周泽楷和叶修两人拖着行李箱们,在两条公路的交叉处和同人人事管理部门派来的人道别。大车的大轮子,箱子的小轮子,一共八只,走动卷起来的尘土是很大的,一时间,他们的脸被笼罩在狂风扬起的黄色面纱下。在那篇创造了两人的同人文设定里,周泽楷是个模特,连这样脏兮兮的沙漠妆都很可以HOLD出一种时尚气息,而叶修摄影师,隔着镜头视野有点受阻,被石头绊了一下,只来得及非常难受地喷出了一个八角形的鼻涕泡。

毕竟是大病初愈。

八月中旬,作者让一场台风“美人蕉”登陆在他们相遇的那个海岛,连续十天,不知疲倦的狂躁气流携着海水滚成巨浪,风景如画的旅游景点最后成为夺命危地,世界只剩两人。叶修记得那个夜晚,在她的笔下,一场莫名其妙的争吵以后,他怀揣着那些一点都不像男人的情绪冲进大海,企图自杀。后来周泽楷从黑色的浪里抱他回来,他生病,他也生病。

在那间描写极尽奢华的酒店房间里,两人躺在一起,拉着手,有点兴奋又有点害怕,等待着作者宣告死亡通知书,但等了好久,一直等到身体重新好起来,那个作者都没再继续写下去。

隔了半年,再想起那篇文,周泽楷和叶修不由得有种再世为人的恍然。后来同人管理局跑来突突突的小车,工作人员拿着一卷羊皮纸跳下,上面写着几个大字“TBC时限已过期”,要求他们速速迁往绝情谷,好为下一对主角腾出地方。

乍听还挺玄乎,但其实同人王国每天都会诞生出许多小世界,像房间,学校,酒店,树林,街道,都是常被作者借用的地方,他们曾有一次在机场冷战,这个作者总是喜欢这样的冲突,也不管它逻辑合不合适,而令乏味的那天与众不同的是,过道的对面是另一个故事的他们,像是累极了,脑袋挨着,亲亲密密地靠在一起。

被强制要求闹别扭的周泽楷和叶修几乎可以用嫉妒的视线消灭他们。

所以你看,这一点儿也不奇怪。但叶修仔细想了想,仍然觉得有惊讶的地方:“世界上竟然还有第二个知道泪伊如琉璃爱梦莲路·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⑴的人?”

周泽楷没说话,摘下帽子向定情之地道别,他知道总会有热情的创作者会发现这里,像第一个一样。

出发。车和他们一同漂浮在海上,叶修又想到一个事:“那我们是第几个知道绝情镇的人?”

然后抵达。

片儿警周泽楷闷声不吭地把他们的证件拿过来戳章,片儿警叶修从搭档那接过来,边翻边说:“你可以觉得自己是第一个,也可以觉得自己是最后一个。”他龙飞凤舞地签上名,“反正大家都是自己人,我也是你,你也是我啊。”

新居民叶修问:“那警察大哥,你们也是从一个没有结局的世界里迁过来的吗?”

片儿警叶修瞪了他一眼,但也没反驳,他胸牌上端端正正刻着“叶修037”,比起这对新居民新派发的号码“848”,也是镇里元老级别的居民了。

“都是。”片儿警周泽楷接茬,顿了顿又补充道,“大家都是。”

新居民周泽楷有点无聊地在用手指搭成尖塔,他见大家都在看他,便眨眨眼睛,结果浓密的睫毛里滚落出尘土来,他手伸出来,掸掸。

 

TBC


注释⑴:取自百度搜索出的世界上最玛丽苏名字的一部分

这是乱扯的坑,试试看“一点点”日更大法!万字肉什么的,会在某个日期发出来


评论(25)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