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接龙(六)

上接 @鸡汁蛋  蛋总的 周叶接龙(五)

规则:同CP的写手以写肉为目的写出一段但不写肉,下一位写手必须扭转剧情尽量让下一位写肉,下一位接的写手以此类推,但这里面的要求是扭转第八字母剧情的梗不得重复,比如突然有人闯进来之类的,最后谁没梗了必须写肉谁就输了,还必须加罚一万字肉


有那么一会儿工夫,周泽楷觉得所有的情话都应该贴着耳朵讲。所有的,当然就包括一切有声的喘息和呼唤,和那些无声的耳鬓厮磨和轻微碰触。叶修的手搂着自己的脖子,能感觉到他的舌头小心地滑上耳廓,顺着密布的神经一路大砍大伐,周泽楷将这些快感囫囵吞下,但情欲被压抑得太久,他仍觉得口干舌燥。

宿舍的地段不错,面向南方,这个时间足够充足的阳光照进来,打下两人黑白灰三色的影子,慢悠悠地在转移地方的途中晃荡。叶修手里的动作却很快,胡乱地拉扯掉了他的衬衫,在摸索中还轻巧地拉开了裤子的拉链,手指向下,手掌向里,很快,周泽楷就感觉到全身的警报都呼啸着转动起来。

甚至都来不及找到一块空地,叶修就感觉自己被压住了,这种急切地需要对方的感觉让他陷入一种天旋地转的晕眩,就好像刚才他是被甩在了门上,卧室的门,他熟悉周泽楷的屋子,甚至后背还能感觉到挂在门板上那个傻乎乎的兔子挂件。

叶修一边扬起脸来回应恋人的亲吻,一边努力想从把这个凹凸不平的硬物挪开,但周泽楷的亲吻热烈而又缠绵,他的舌头在口腔里横冲直撞,笔直地探入勾到了他的舌尖,这种肆意地纠缠和吮吸让叶修的后背在不断的动作中被磨得发热,还能感觉到硕大的性器在大腿根部爬行、打转,而周泽楷灵巧的手指早已隐没在他后///的隐秘地里,开始了急切的探索。

双重夹击下叶修已经站不住了,他的双手无力地箍着对方,只能勉强感觉到大腿被对方轻微地抬了抬,周泽楷像是要直接冲撞上来。

“小周……”叶修话音未落,就听到“吱呀”一声,门被顶撞开来,因为惯性,他们在靠近门沿的地方滚成一团,甚至还别扭地维持着刚才拥抱的姿势,兔子挂件跟着掉到地上,弹进了屋里,蹦跳了几下之后就一动不动了。

过了一会儿,他们的笑声也停止了。

越过毛茸茸的靠垫和漂浮在金色阳光里的尘土,在床上,被暖烘烘的被窝底盖着,周泽楷和叶修都看见一个少年因为他们刚才发出的声响而转动了下脑袋。

十八岁的叶修看上去有点疲累,在脸颊蹭了蹭松软的枕头以后,他又在窗外叽叽喳喳的雀鸣声里重新陷入沉睡之中。

 



 @一滩泥 我我我我我我,先捂住头,才八百字QAQ


评论(35)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