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迷情剂

OOC

OOC

OOC

周泽楷在进入宿舍以后就开始解身上的斗篷,结果脖子那里死结上打着死结,难解得很,幸好遇上圣诞节假期,宿舍里空空荡荡,也没人过来问他闷声不吭地在和什么在较劲。过了一会儿,他把衣服取下,从口袋里拿出一只发着光的不停旋转的窥镜,慢慢地向自己的床移动。

他毫不意外地发现叶修正睡在那里。

这都已是第三天了,旁边还有他帮忙带过来的睡衣和枕头,像是要持续到第四天。故事的开头一言难尽,大约是恋人误食了一块巧克力,却不知道里面掺合着迷情剂。

于是,爱情的再一春又击中了他,正正好好。

痴迷恋人的人变得柔软而又敏感,叶修像是打定主意要让身体都涂上胶水,顺带着把四肢也给抹上,企图黏上这个中了魔法之后第一眼看到的人,这让有些愧疚的周泽楷花了一半的时间在图书馆里查阅资料,试图解毒,另一半时间用来拥抱他。

笔记本里潦草地记录着一些方法,还没求证,但窥镜刚刚告诉他魔药学教授已经回到了学校,他准备带着叶修去那里看看。还没动作,窥镜不断发出的尖锐鸣叫,已经早一步把叶修吵醒了。他眼珠子转了转,脸上露出了一种很古怪的茫然神情。

看起来药效在继续发挥作用,周泽楷明知故问:“好了没?”

“小周。”叶修看到他,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就像丘比特拿着手电筒直接对着照的那种效果。遣词造句是周泽楷的弱项,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没法形容,叶修是个坦然的人,两人当时互探心意,几乎没折腾太久就在一起了,但这样的浓情蜜意仍是远远超出想象的发展。

“我,我们,我们要出发。”他结结巴巴,局促地抓起身边的一件白色的东西,摆弄了一会儿,周泽楷才意识到他正把一件枕套往叶修身上套。

后者并不在意,他的手臂裹在那件纯白的衣料里,因为找不到有效出口而行动受阻,只好凑过来用额头抵住他的,说话的时候温热的气息都喷在周泽楷的鼻子上:“我想我爱你。”

两人一动不动地在黑暗中对视了很久。周泽楷移开了视线,把叶修平时常穿的那条丑兮兮的毛衣给他仔仔细细穿上,叶修从视线被衣服阻隔以后就开始不老实,手在空气中摸来摸去,被周泽楷一把抓在手心里。

“我都知道。”还是相处了几日的,周泽楷用习惯的哄小孩子的语气对他,下一招就是转移注意力,要提一些让他思考的问题,积极地寻回残存理智和智商,“感觉?”

“不知道。”叶修在他面前坐起来,饶有兴趣地看着周泽楷拽他的睡裤,他只想一眨不眨地看着恋人,迷情剂的魔力没法估量,那感觉就像是身处沙漠,渴求甘霖一样的等待爱意的回应,但一旦有了反馈,就像瞬间转移至狂风暴雨处,还有闪电,一道一道的往下掉,让大脑时不时地一片空白。

他在大雨里浑身湿透,想撑把伞,下半身却要诚实得多,晃晃悠悠已经支起一个小帐篷。周泽楷给他穿裤子时注意到了,憋了又憋,还是憋不住了,嘴角挤出两个小酒窝,叶修吃了迷情剂,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两只手搂着恋人的脖子,下体不住地贴上来回蹭,周泽楷亲亲他,鼻子磨着鼻子:“臭流氓。”

最后给他绕围巾,一圈又一圈,叶修甚至觉得他是不是偷偷用了伸长咒,才能让这个动作一直做下去,严严实实地捂好了,再戴上帽子后,走到外头脸上就只留一双眼睛。

周泽楷退了一点,歪着头欣赏了会儿,又靠过来把帽子往下按了按:“留着看我。”

叶修使劲点点头。

出门的时候,天上只剩星星了,周泽楷想,和他在一起,腰不酸了,腿不疼了,那人还在耳边嘀嘀咕咕一些不知哪看来的情诗,竟然脸也不红了,现在两人用着考拉抱树的姿势一路往外走,也不觉得窘迫。

通往魔药学教授的屋子需要坐一架古老的魔法楼梯,一只雪鸮立在门外的支架上,对着他们大声鸣叫,提醒要喊出正确口令。

“恋爱万岁吗?”叶修试探着提出答案。楼梯一动不动。

他们猜了一会儿,又很快去聊别的事情了,聊不动了就干其他的事,要知道热恋中的人总有干不完的事,然后一直等到最后太阳都升起来了,他们才想起这座魔法楼梯一直没有动弹。


END

评论(15)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