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出戏 11

觉得自己萌萌哒!



魏琛从后台伸出个脑袋查看前面的情况,缩回来的时候怒不可遏:“那些人都是冲着酒来的吧,舞台明明在正前方,他们却全朝着斜45度的柜台使劲,叶修你可给我盯着点,保护酒水是本剧组第一要务,切记切记。”

“和你这些宝贝比比呢?”叶修虚踢了一下旁边的吉他,魏琛动作很快,蹲下来宝贝一样地护着。

“闪开闪开,兔崽子别拦着我和它们叙旧,我可……”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尖锐的喊叫和尖叫声,魏琛一时愣了,话也说不下去了。

“老魏上啊,都念叨了这么久,神一样的中年快去占领星球!”方锐在旁边鼓劲,“你们说这叫怯场吗?”大家都嘻嘻哈哈地点头表示同意,叶修和当事人一样保持着沉默,他明白这时候魏琛脑袋里已经塞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但却是空转着的,思维被结结实实地堵着,一切都断路了。

没人能在站上多年前的舞台后不感慨万千,追回梦的故事也永远不会过时。在布置灯光的时候魏琛曾跟他科普过挂灯的秘诀,现在整片头顶上只有几盏灯,瓦数挺高,每个人头都能分到一点亮,而舞台前就多占俩,这样观众就可以很清晰地看清舞台,而演出者却看不见下面。叶修插话,那你们看到的就是黄澄澄的一片?像玉米田一样啊。

别人我不知道,魏琛嘿嘿笑,我看到的会是十年前的你们,老田,老郭,小韩,还有你,小叶,还有好多好多人。



演出终于开始了。

喻文州抄着一把蓝色的贝司,站在靠后边的位置,黄少天挎着一把火红色的吉他,在舞台边缘疾走,招呼人群跟着他的手势喊口号,有一些年轻人认出他们是蓝雨乐队的,口哨声掺和着此起彼伏响起。郑轩坐在一架横置着的电子琴旁,敲下几个和弦助兴。最后魏琛老神在在地从另一边上来了,他穿着普通的汗衫,下身套着条鲜艳的沙滩裤,和平常的没什么两样。

底下一片哗然,有惊讶的,有愤怒的,有喜悦的,像是沸水底下涌出的无数气泡,不知所措地聚在一起,组成声浪,急吼吼地拍向舞台。

魏琛抓过话筒,大喊一声:“老夫的腿毛都迎风招展了,你们他妈的还磨叽什么玩意儿,为什么还不射!”话音未落,一段激烈的前奏滑出,立刻像有无数台工程挖掘机齐齐出动,铲平一切噪声,谁也不愿做孤独的钉子户。

助理导演隔着几个人朝着叶修使意思,看样子是想说这情形不对,正比着手势就发现音乐蓦地变了,节奏放缓,像是逐渐明朗的天色驱逐乌云,却莫名让音符连接得更为紧凑,这首曲子叫夸父,层层叠叠的旋律覆盖上来,造成一种循环往复的回音之感,是不断追日不知疲倦的旅程,众人耳朵开始发痒,叶修也不由自主地跟着挠挠。

魏琛提过自己的白色吉他,弯下腰轻轻扫弦,嘴唇贴近话筒,开唱。他的嗓音沙哑高亢,却又带着令人惊异的舒缓,狠狠地摩擦过所有人躁动不安的耳膜和情绪,弹跳的黑白键间跃出暴走的音符,贝司低沉地发出扫射一切的轰鸣,爆发与沉静,狂躁与稳重,在这几分钟之内完美地契合在一起。

叶修被一种来自胸口的低气压压住了,他喘不过气来,想跟着大家一起喊叫,张了口,却没有声音,周围的人群推挤着他,后面那人湿漉漉的双手抵在叶修的背上,另一只手高高挥起,和所有人一起疯狂摆动着,他动弹不得,甚至都不知道周泽楷是怎么上场的。

先是只听到鼓槌清脆地敲击了两下,很快便开始密集起来,近得仿佛来自头顶,伴着贝司的应和坠落下来,在地面猛地炸裂开来,叶修感觉身体像是被打横放着,摊开成一张鼓皮,所有的捶打敲炼,都自上而下,重重砸着,身体有感应地颤抖着,却感觉早已不存在了,被抽去了魂,只剩下一摊血肉艰难地发出呼吸声。周泽楷在舞台最后,他打鼓打得兴起,灯光照着他翻转的手腕,和大力踩踏着地板的双脚。还是无法发声,但叶修终于发现那些振动它们在体内奔跑,像歌词夸父那样追逐着那红色的太阳,一直奔跑,向着无法可及的高度和遥远的梦想,奔跑,不知疲倦地奔跑,奔跑,不自量力地奔跑!

最后,魏琛踹翻了所有的音箱和喇叭,歌声,弦声,和声,,琴声,朝着上头,朝着天际,它们互相撕咬,互相缠绕,像是好几股音波的群/////////交,掀翻房顶,直冲九天,轰隆地一声地达到了高////////潮。

射///////了,结束了。

 

蓝雨乐队继续演出,接连几曲,隔着门都还能听见外面排山倒海的合唱声,叶修靠着墙,调整着刚刚拍下的画面的时间轴:”拍之前,我就跟他们说怎么疯怎么来,这下好了,我拍不出刚刚那场面的十分之一来。”

周泽楷原本坐在地上,听到这话就半站着凑过来看,叶修指着左上角,那里有条周泽楷的腿,后者笑笑,盯着过了几秒又指指右下角,那里有只叶修的手,夹着一只烧到半支的烟。

“合着我们都不是戏里的人了。小周,我不知道你会打鼓,”叶修关闭了电源,周围又黑下来,“简历上没有写。”

“瞎打,凑数。”黄少天这次过来得急,没能和整支乐队集合,鼓手宋晓还在海外集训,最后只得叫上了周泽楷。

“简历上也没写你喜欢男人。”圈里是有些不成文的规定的,像是拍摄特殊题材的电影,经纪公司都会单独告知导演演员的性向,以免造成一些尴尬,现在这问题一出,叶修也觉得无理取闹了,毕竟“叶修”只是个电影圈的新人,哪方面都构不成这条件。但刚刚的一切都没有散去,热量还匍匐在地面,拽着裤脚爬上来,摸索着游走全身,他只觉得浑身燥热,哪里都胀得不行。

周泽楷刚想开口,后台突然闯入了一对男女,他们忘情地舌/////吻,眼神狂乱,热烈地向彼此回应,门被半打开着,外面的人群举起拳头,组成的一堵手墙被灯光拉成长长的影子,一直延伸到他们脚下。

“小周,”叶修就是觉得不问不行,“你到底是不是?”

 

TBC


评论(9)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