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出戏 10

还记得前文讲什么吗?(捂住羞愧脸


周泽楷回来的那天,X市下着大雨。
城市的西面多山,使那边的街道分布也是有一定坡度的,雨水顺坡而下汇积成一条河,他手上提着一个行李箱,撑着伞,腋下夹着一本从报刊亭里买回来的杂志,跟着人群逆流而上。鞋子里进了水,走动的时候在空间里挤压出气泡,脚下像是踩着两块浮木,使不上劲,周泽楷只好把动作放缓,走到坡顶的一个公交站下避雨。
他背靠的广告牌上正是手上杂志的封面。You taste like dream.
雨丝以刁钻的角度滑进棚内,落在杂志周年庆主打的主题页上,离那天的拍摄也隔了有几天了,那时候没觉得,现在回想起来才察觉到主题的怪异之处,很难想象水果,浴缸和五彩缤纷的色彩背景—这些女模常用的标识被用来突显男模的特质。那一刻大概直觉来得气势汹汹,让身体比怀疑先行一步,有例可循,比如第一次面试时的毛遂自荐,第一次突破的尺度戏,第一次......吻他。
他晃晃脑袋,翻了几页,都没找在杂志里找到那天自己拍的照片,周泽楷把纸质精良的开页铺展,垫在旁边沾了水的木椅上,就像是在和一个看不见的敌人赌气那样,对着那张新人模特笑得前所未有迷人的脸,干脆利落地坐了下去。
那辆灰色的车就是在这时候到的,速度很快,车头刚贴上路边,就猛地用一个漂亮的甩尾跟上,车身剧烈震动了几下才止住,然后在同样昏暗色调的雨帘里,对着他晃了两下灯。周泽楷拉开门,看见叶修坐在后座,脸色发白,用手捂着嘴,一副很难受的样子:“别给我袋子啊,我一定要吐你车上不可。”
司机转过身来,略低下头,太阳镜镜架顺着挺直的鼻梁往下滑,露出两只带着得意神色的眼睛:“吐吧吐吧,这车我跟郑轩借的,请给这次开车服务按满意键,谢谢谢谢谢谢谢谢!”那人朝着周泽楷扬扬下巴,“你也来按一个,他平时也欺负你得挺惨吧?”
“能不能先设个静音键?”叶修往边上挪了挪,让周泽楷弯腰坐进来,他从一边的兜里掏出一瓶水,连喝了几口才缓和下来,“他,黄少天,他,周泽楷。”
算是介绍。两人不同行,乐队的成员和模特在圈里鲜少有合作,都只是看着对方眼熟的程度。黄少天嘴巴闲不住,愣是从能看到底的交集里捞出了点两人当年曾互相轧过场子的渊源。
“......我们蓝雨怕什么啊,在酒吧里驻唱都两三年了,底下都是我们的老顾客,对轮回挑衅的话还没说尽兴,底下欢呼都是一阵阵起,喊PK喊得比我还吵。他,”黄少天朝周泽楷撇了一眼,“他就坐在那,坐在鼓架后面,也不说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一个人坐在那有什么好形容的,反正挺渗人的。”
黄少天思维活跃,话题转换得如同大雨前跳出水面换气的鱼一样,但叶修还是能从只言片语中想象出周泽楷的样子。是一个会发光的透明人,你总能在人群里一眼就看到他,但又沉默得像是随时能从周围的一切淡出。
晕车时因为不适,会对行驶环境非常敏感,每一次的转弯,减速,加速,停止,都能迅速让身体内部的平衡机构产生反应,叶修还得张开嘴,和周泽楷交待一些他不在时剧组的情况,因为不适像不间断的海潮一样翻涌上来,到达旅馆时还有些进度没说完。

“明晚要拍酒吧的戏。你刚回来不一定能很快适应环境,要不要下午直接过来拍,自己决定。”三人一起下车,黄少天怕被打击报复,转头就撒丫子就跑得没影了,只剩他们两个人,叶修额头上还有汗,说话语速很快。“还有那啥.…….”

周泽楷怕听漏,站过去了一点,和他挨着。那人把嘴抿了一会儿,又抬起头盯着他看,眉间皱起来的部分像缩着一条毛毛虫。接话、提醒、提起新话头都不是他的强项,周泽楷耐心地等了一会儿,最后只得无奈地看着叶修扶着树蹲下来,稀里哗啦地吐了。

穿着周泽楷的衣服去找其他演员,叶修还没反应过来,大家就都吓了一跳,但又很快理解了,自己的衣服几天前洗了后,也在这连绵的雨天里挂着呢,一直没干。

乔一帆在旁边围观,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抓着场景设计图过来讨论了。叶修声音很低,没有往常的有精神。也是,熬了好几天晚上就弄的场景这个事,早上眼睛一直发红,现在脸上有个手肘印子,大概是换衣服的时候累得趴床上睡着了。

剧组租的是一个倒闭的布厂,他们靠着的这个房梁一直往下掉灰尘,海鸥都不肯穿白裙子。

几天来他们搭台子,布线,调试乐器,可一直忘了做清理工作,叶修说这也算一种衍生出的情调。说话的时候,舞台上就窜上来一个光着膀子的汉子,学着弹棉花一样地拨弦,连接的音箱里顿时像是冲出了几十台切割机,从所有人的耳膜上碾过去,把周围的空气撕得粉碎。天还未暗,人群就已陆续换上各式各样的服装,他们迫不及待地穿过铁闸拉门,像是意识里的人物在梦境里游行,废弃的土墙上涂抹着歪歪扭扭的涂鸦,兴奋跃跃欲试。叶修也有点激动,接下来的剧情他在写完后就再没看过,而镜头是马良手里的那只神笔,会照着文字画下蓝幽幽的月亮,血红着眼要报仇的兔子,人类会变成兽,内心的欲望从胸口跳出,一起挣扎,一起失控。

方锐在台下扯着嗓子让那奔放的汉子下去,一边回头朝叶修竖了个中指,他没有告知今晚召集的群众演员今晚的演出只是一场戏。

演员都坐在他俩中间的那块区域,看到这一幕都暗暗发笑,周泽楷和他搬来的油漆桶在最外围,这时也跟着挤出一个浅浅的小酒窝。只有蜗牛背对着人群在进行假想练习,一脸凝重,在为接下来戏里的剧情转折做铺垫。

叶修交待完细节,走过来拍拍他的肩:“把感情收收,今晚上只有狂欢。”

 

TBC

 


评论(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