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无题

明天是我的生日,就小小地给自己祝贺一下><

摸鱼的无聊小短文,挥着小皮鞭的人不要揍我!


1

叶修是个幽灵。

周泽楷是个木乃伊。

两人在一个墓室里做起了邻居。

叶修琢磨着自己就是那在死亡前后那21克的体重差,其实也没人说得出那是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但墓里的阴暗潮湿是不错的养分,让这团东西没有刚脱出时的那么虚,远远地还能看出点虚无缥缈来。在幽灵界,这是很受欢迎的词。

木乃伊倒是什么都不需要,他的身体里充满了大量的防腐剂,叶修觉得那些质地该是黏糊糊的,粘住时间的尾巴,让他们面对面地住了好久,感觉时间从未从对方身上走过。

周泽楷偶尔站起来走走,更多时候就像是履行被观赏的职业道德那样躺着,也不说话,叶修原本以为是绷带堵住了他的嘴,费了老大劲才给他解开,没想到周泽楷深幽幽的眼睛盯着他,嘴唇只是动了动。

叶修也回盯着他,他把眼睛眨眨。

 

2

叶修试图找个话题:“我活着的时候……嗯……想不起来了。”

“……”

天底下真是再也没有比幽灵和木乃伊更无聊的组合了。

都是已死之人,他们离原本的生活太远,记忆里的一切只成了茫茫变迁里的一颗粒子,不和宇宙相比,不和花花世界相比,就是只落到这不足几平米的地方,也小到无从谈起。

跳过,跳过,他们不谈过去。说说未来吧。

再过一天,就是世界末日了。

 

3

他们决定出去看看。

走的前一晚,叶修拿走了周泽楷的床单罩在身上。不太好看,上面有发黄的霉斑,味道也特殊,一股子……他说不上来,抓起来再嗅嗅,周泽楷味儿。

床单主人不太高兴,那东西是他身上绷带的替换品,把它撕成很多条,一头接着一尾,可再绕周泽楷无数个圈。要知道古埃及法老的床可都是很大很大的。

叶修一声不吭地带着其他小幽灵去拜访周边的居民地,带回了各式各样的床单。

于是,周泽楷变成了红色的,橙色的,绿色的,黄色的,青色的,蓝色的,紫色的,不同颜色的木乃伊,一个礼拜不重样。

 

4

出来后才知道,历史的车轮已经在他们头顶的那片土地上碾上几百个来回了。

还好,海还是那个样子的。

他们在一个小镇上留了好久。周泽楷没见过海,觉得一切都新奇极了,在边上租了个小屋子,想每天醒来马上就能看见。

自然间的和谐让他无比艳羡,周泽楷学着海浪轻拍沙滩那样抚摸叶修的脸颊,如同旧时古国的土地上微风卷起黄沙。

 

5

在傍晚的时候继续赶路,穿过一片树林的时候,幽灵爬到木乃伊的背上。

叶修吸着气,腹部胀成一个球,腆着肚子硌着劳动力的肩胛骨,隔了那么多年,周泽楷不知道那两个玩意儿还在不在,他往后面摸一摸,动作不大,但可能是树太过茂密了,两人一折腾,就被挂到了树枝上。

城市里已经空了,他们晃晃悠悠地看着人们跑到这平时鲜少见人的荒野,叫嚷着远方的远方有船,可以用它逃到外太空去。

叶修移动了一下,叶子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他学着那些人逃窜的样子,拉起身边人的手。

大概是因为夕阳一直罩着他们,周泽楷的手心里是暖的。

 

6

最后一个小女孩帮了他们。

她扎着两个羊角辫,穿着鹅黄色的裙子和闪亮亮的红皮鞋。

“你是幽灵,你是木乃伊。”她睁大眼睛辨认道。

夜晚如一块黑黝黝的布,悄无声息地落下来,世界末日就要到了。

小女孩左手抓着床单的一角,右手扯着绷带的一边,天真地仰起小脸,稚声稚气地问道:“幽灵先生,木乃伊先生,你们说死亡到底是什么?”

大概明白执着于周泽楷是不会有答案的,小女孩的脑袋非常诚实偏向左边。

“对大部分人来说,死亡就是走下去吧。”叶修揉揉小女孩的脑袋。

她走之前问他们。

“所以你们选择留下来,是代表你们都是胆小鬼吗?”

 

7

那时,回来要比死亡要艰难得多。这种事,叶修不会说。

他清了清嗓子,试图找个话题:“我活着的时候……其实是个考古学家。”

接下去的故事,他为什么会回来,他为了谁回来,叶修不预备再说。

还有最后几分钟,地面崩塌,太阳喷射出如玫瑰花瓣一样颜色的气体,天火会从高高的天际坠落下来,海啸涌上空旷的集市,叶修和周泽楷,温柔而又静谧地挨在一起。

3,2,1。

木乃伊悄悄地吻了幽灵一下。

 

8

再美好不过。


END

评论(29)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