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不要说话 02

坑太多,催坑请抽打

上文不记得了什么的也没关系QAQ


叶修暗暗分析了一下,这张照片要是拍下来了,最大的关注点肯定是在他身上。周先生和李小姐连头发都未见散乱,形容镇定,倒是他在一旁,衬衣被硬生生扯开了道口子,两方一对比更显得狼狈极了。娱乐圈那点事谁都知道,绯闻,炒作,真假,虚实,看图说话更是能把人类的联想能力扩展到极限,两男一女,三角旧情,一人破衣,面部有伤,以下省略一万字。

想到这里,叶修摆弄手机的手都有些不稳,他完全可以想象在几个小时后助理小蔡的连环夺命CALL该如何毁了他难得的假期。

检查了一番,叶修发现除了那些显眼的伤处,自己的手腕也在无意识中扭到了,文客北刚要自告奋勇开车送大神回家,就被早已和叶修私下通过气的楼冠宁踩了一脚:“除了我也没其他人会开车,大神你要不跟着我们回去,挤是挤了点,可以先把车撂这儿。”

叶修斜靠着车,假装露出些许疲惫的神色,接茬道:“你们那车还塞得下吗?”

大家都能看到楼冠宁身后起码跟了四个。有些话公共场合不方便说,他就想顺势上车借着这机会和绯闻对象好好谈一下,行里的规矩大家都懂,炒作没必要遮遮掩掩,李小姐后面势力之大,竟然还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媒体拍照登报,这着实让人生疑。

那边还没反应过来,离得较远的周泽楷就已率先开口:“我来送吧。”

叶修泄气,这招高啊,他还原本想找个较远的住宿地,在路上耗点时间多聊聊,这下来了个闷葫芦送他,就算是跑到美国都套不到什么信息了。

周泽楷对叶修的心理无知无觉,还想到他手不方便,在上车后帮忙系安全带,他毛茸茸的脑袋挨着叶修的耳侧,声音因为贴近,闷闷的:“地址?”

“就开,随便开。”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说不出什么意味,低头默默启动了车。叶修百无聊赖,靠在一边看窗外的街景,几年前午夜的都市还不是现在永不熄灯火的不夜城,甚至就连酒吧都没几个,为了赶几个时间叠在一起的驻唱场次,他背着吉他一个人在空无人烟的街道狂奔,那种兴奋和雀跃,感觉梦想在心上点了一把火,天真地觉得空荡荡的城市是属于他一个人的舞台,哪怕天一亮就会散场。

渐渐地,很快车离开市中心,驶向郊外,远远地看到海,在这个时候看是银色的一片,映着月色连到天上去。

叶修收回视线去观察他的司机,因为专注在开车,周泽楷的五官都紧绷着,他正着看,侧着瞅,还盯了一会后脑勺,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的确长得是好看,各式各样的好看,英气的,认真的,发呆的,像是不停在转动的万花筒,唰得一下,视野里一片红色,那人到底还是脸皮薄,顶不住这样的直接视线,脸红了。

一路冲着波光粼粼的海面轮廓而来,到了近前反而是一片漆黑,周泽楷把车停在了一边,恢复了面无表情,直截了当地开口:“想说什么?” 

叶修凑上去,忍不住还是要逗他:“来聊聊天啊。”

周泽楷苦笑了一下,这表情真神奇,瞬间让一个有些木讷的人生动起来,他身体往后慢慢靠在座椅上,无奈道:“我挺无聊的。”

叶修敛了情绪,摸着破损的嘴角艰难地说道:“我就在想,这歌接还是不接,还真是个问题。”

海浪声是他们沉默时的背景乐,它们几乎是每时每刻都在涌动着,呼应着气势逼人的夜风,却奇异得显得四周更加静谧,周泽楷想了一会儿,弯腰把播放机从储物箱里拿出来,把另一个耳机递给了叶修。

正是李小姐写的歌曲小样,尽管已经听过了许多遍,但叶修还是努力地想听懂周泽楷传递给他的东西,果然就在最后,他终于听到了一声隐隐约约的鸣叫。

这首歌名字叫鲸歌,周泽楷打开了一张纸给他看写好的歌词。

他比叶修晚出道几年,进入歌坛后早期虽偶有闪光作品,但在圈里也不算多出挑,写的词作与低调的本人不同,非常强势大气,如果把一首普通的流行歌曲比作一只瓷碗,那周泽楷的词就像是远远超出容量的水,在无法盛放后不断溢出,令干渴的人觉得浪费异常。太过格格不入而不能受到肯定,他想表达的故事就这样因为与主流的频率不符,而逐渐淹没在主流市场的汪洋大海里。

一声一声,像是有海水倒灌进车里,他们被声波托起,叶修看过许多有关这个世界最孤单的鲸的报道,但令人惊讶的是,歌词内容里没有不解,没有寂寞,只有对海的热爱和对未来旅行的憧憬。

直到这一刻,叶修才明白,他和周泽楷真是情敌。

音乐女神的。  

无论有没有人听,他们都能从中得到乐趣。


评论(7)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