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捕风捉影 02

架空奇幻文,能力设定参考了哨兵向导,一些灵异类小说作品,猎人等作品



就像猫一样。

尾巴尖轻轻扫过周泽楷的小腿,它的皮毛就像天鹅绒一般光滑,来回走动擦过手臂时带来似有若无的痒,而它柔软的肉垫在试探着踏上身体后,毫不犹豫地直接按压在他胸口的心脏处。

快醒!周泽楷努力让仅存的意识从睡梦中挣脱出来,要害处被不明生物拿捏住的惊慌让他倏然睁眼,等逐渐适应周围的黑暗视野后,他发现自己的睡衣都快被汗水浸透了,他粗重地喘气,想尽快把刚才的压迫从呼吸中排解出去。

小周?突然有人喊他。

对床的方明华看上去似乎还没睡,他开着手机里的照明应用,把强光投射过来,周泽楷忙用手挡住眼睛。

啊,抱歉抱歉,你怎么了?方明华爬起来,隔着点距离看着他的室友,他把灯转向地下,暖色的光源像是徐徐水波一样在房间蔓延开来,像是某种藤蔓植物一样绕上周泽楷僵硬的肢体,他眨眨眼,觉得自己好多了。

周泽楷摇头:没事。

你做噩梦了吗?方明华走近一点。

可能吧。

先去洗把脸再睡吧,也别多想了。

周泽楷往脸上草草拍了几把水,又重新躺回床上,回想在清醒的那刻,他有迅速捕捉到那动物的身影,这种俄罗斯蓝猫他曾在宠物店里见过,它们体态修长,跳跃的动作轻快而又优雅,贵族气质尽显。但不论那只猫的形象有多光鲜,一旦与今晚这事扯上关系,只能平添几丝诡异气息。

周泽楷叹了口气,从一边挂着的背包里掏出手机,把叶修的照片翻了出来。他盯着看了一会儿,想叶老师似乎略通鬼神之力,学生现在有急,应该不会介意拿他照片作辟邪之用,便翻身爆了手速调成桌面,紧攥在手里安心待眠了。

把老师相片挂床头驱邪避讳这件事,周泽楷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也不得不承认效果还是相当显著的。之后的几晚他都未再遇到那只猫,尽管还是能偶尔感觉到有些影影绰绰的影子在旁边晃荡,但好歹还能支撑一觉到天明,混个尚算神清气爽的状态。

一转眼就到了周五,选修课本来就开课较晚,才刚上了一次就撞上国庆黄金周,来自周边城市的外地学生纷纷翘课提前回家,于是周泽楷到达教室的时候,就只看见一副稀稀落落的景象,来上课的那几个同学都像是外系的,看着眼生。

但讲台那块倒是满满当当,桌子上,椅子上甚至地上都堆着一圈庞大的仪器,它们紧挨着,把叶修围在中心,他正在擦拭某台显示器的屏幕,听见动静抬起头对周泽楷挑了挑眉,示意快去坐好。

一切都很正常。

坐在最前排的男生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正低头认真做着笔记,离自己最近的同学趴在桌上噼里啪啦地发着短信,时不时朝四周张望一下,而剩下的一男一女在另一边的角落里,他们也不交流,只是坐着。

安静得不可思议,这间大教室平时能容纳一百多名学生,在此刻却只回荡着叶修懒洋洋的讲课声和单调的回音,渐渐地,周泽楷忽然发现他已听不懂那男人在讲些什么,只是徒然地看着叶修的嘴唇张合。

他想侧转脑袋,重新寻找其他焦点,却突然发现那只俄罗斯蓝猫不知什么时候已站上他肩头,它银蓝色的皮毛在阳光下露出水纹一样的光泽,伸出的利爪再一次指向周泽楷的胸口。

这次,他动弹不得。

在另一个房间,这里看上去就像是那个教室的镜像世界,只是周泽楷不在,多了另一个人。

方明华挠挠脑袋:抱歉,是我疏忽了,没想到他上次能逃离“觉醒时间”。

叶修尝试着让自己在木头椅子上坐得更舒服一点,很快他便放弃了:在睡梦中被精神体叫醒“灵”,简直无痛无副作用,居家旅行必备良伴,这孩子怎么就不懂。

张新杰正在仪器前熟练地操作着,听到这话,推了推眼镜:也是因为那次失败,我们才能发现一些他的特殊之处......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补充道:和叶修照片的最新用法。

黄少天手上还在不停地发着消息,但听到这话也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叶修叶修叶修,你还行不行啊,让我们大老远地从总部过来,赶紧让那边的镜像体也活动一下,周泽楷的精神体已经完成叫醒任务了吧。

话音未落,右侧的屏幕上的各项代表数值大小的条状物立刻斑斓一片,张新杰连忙开始分析计算,叶修单手撑在他右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快速跳动的数字:是个好战力啊,攻击性极强,破坏性也不是一般的高。

苏沐橙有些犹豫地开口:这和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啊,而且我们到现在也没看到他的“灵”是什么样子的。

叶修站直身体,开始摸索他鼓鼓囊囊的口袋,很快从那里掏出了一只深红色的打火机,黄少天吹了声口哨:都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一分钟你花不了吃亏,一分钟你花不了上当,这和谐社会,太平盛世,我都多久没看见这令人怀念的小火苗了。

叶修叼了根烟在嘴里:你们都看不见他的“灵”吗,我怎么瞅着,都多得要侧漏了?

TBC


评论(11)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