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捕风捉影 01

架空,奇幻类。。。吧



A市大学开设的选修课科目里有一门颇为古怪,叫作民间事物调查学。

周泽楷在选课系统里勾选它时并没有多想,全赖室友杜明在一旁念叨,说听他熟识的学长讲,这课的主讲老师不爱为难学生,平时也不点名,期末考试全靠运气。

江波涛正在喝水,听完就呛住了:运气?

杜明盘腿坐在床上,摇头晃脑,一股伪大仙气质扑面而来:可不是,谁也不用考试,只要在他面前一坐,他给你算上一卦就是考试成绩了。

吴启及时从被窝里探出脑袋:分数有规律没?

没,我学长美其名曰听从上天安排,一次课都没听过,到最后也拿了高分,要说规律的话,就是女生分数一般比男生高那么一点。

孙翔嘴里含了一块饼,声音含糊:既然搞这种神神叨叨的封建糟粕,怎么就不继承点男尊女卑的思想?

小朋友,杜明跳下床,倚着一根床柱子,似笑非笑地说,谁告诉你们这社会是公平的?

方明华刚从洗漱间回来,看见这场景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我看到了什么?

杜明摆摆手,败下阵来:我就想学学那老师的嘲讽劲,你们不知道啊,他往那一站,你就想把手上所有的大招全往他脸上丢。

周泽楷的笔记本还停留在选课系统界面,他移动鼠标,趁着大家还没反应,赶紧插了一句:哪个?

大家都围过来。

往下走,对,就这个,叫叶修的。

寝室的其他人都没来,他们觉得回笼觉的存在意义要比围观一个疑似神棍的老师要高上许多,最后决定推出周泽楷作为围观代表,他此时正端端正正坐在位子上。

按照大众想象,这个老师身上要披个旧模样的大褂,桃木剑得不离手,然后在带有古怪气味的熏香里,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符纸,大声念着咒语定形住空气中他们看不到的小鬼。好吧,机会难得,不需要语言,只要一张图片就能成为发布八卦消息的中心人物,沉默寡言的周同学有一点动心,他手里抓着手机,准备叶老师一进门就抓取一张。

叶修老师最后迟到了三分钟,他一只脚跨进门的瞬间,满教室都是此起彼伏的快门声,闪光灯比外面的日光还亮。

界面弹出消息提示发送成功,三秒钟后,周泽楷得到了几位室友的回复:竟然很正常?!

白衬衫,牛仔裤,脚下一双北京布鞋。

眼不歪,嘴不斜,五官端正身材适中。

比起其他声名赫赫的教授,叶修这身可算是不伦不类,但要是和刚才的脑内印象相比,周泽楷在消息框里打了六个点表达了自己的失望。

当事人自己也有点情绪波动,他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转过身后以沉痛的语气说道:我很遗憾每个寝室都只派了几个代表来看我,还有啊,拍得难看的通通不能往网上传。

随即,周泽楷听到后座的女生在小声地和邻座嘀咕:咦,奇怪了,我怎么没发出去?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拍的,屏幕上叶修左手竟然还比着V,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对着闪光灯,拍照的瞬间不知道念的是茄子还是田七,笑容还挺好看。

叶修在讲台上随手掸着手上的粉笔灰:让我们为倒数第二排靠最右边的男生鼓掌,他获得了这届学生中的最佳摄影奖,奖品是这张珍贵相片的永久收藏权和这门课的得力助手工作一份。

在大学里,教授的助手工作实属肥差一枚,这不仅是以后各项奖学金,干部评选的优先选择对象,还能在空余时间轻松地获得一定薪水报酬,比一般的促销打工计时薪水要高出许多。叶修虽然是个教授,却偏属于这个冷门学科,其他同学一时不知该作出什么表情才好,过了很久教室里才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

叶修脸色不变,清了清嗓子谈了一些纪律相关,又简略地介绍了一下这门学科,那时看来他和其余老师并没有什么区别,除了不带课本和教案,他也不需要,各地的逸闻趣事张口便能说上一段,连具体的数字和时间都记得清清楚楚。

周泽楷今天起得早了,原本有些犯困,到后面也听入了迷,险些连下课后邻座递来的纸条都没有看见,他忙不迭地揉开纸团一看,里面是两句古文拗成的签文,来回念了两遍都没看懂。

他抬起头,教室里只剩自己和叶修两人,后者叼了根烟,对他笑笑:特别赠送算命机会一次。

他把一件黑色外衣搭上肩头,一边往外走:签文告诉我,你和我一起工作的时间会很愉快。


评论(19)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