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气象的垂耳兽

【周叶】秋意浓 中

补完了一下



5

第二天,“周泽凯,I LOVE YOU!”这样的横幅就挂在A城中学校门口的大树上。其耻度之大,让叶修一伙也不敢轻易靠近。

但这对于A城中学的学生又是另一种意义了,拥有诸多头衔的校内第一人的名字以这样的形式挂了树头,中间还夹着一个错别字,别提有多难容忍了。叶修他们站在一百米外的一个小卖部里,都能陆续接收到路过学生的愤恨目光。这也不能怪他们,这名字接收信息时就是听的,最后内部普遍觉得还是“凯”这个字更为常用。

“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张佳乐开了瓶汽水,“这么不要脸的招你怎么想的呀?”

“怪我咯,怪我只看过金粉世家吗?”叶修摊手,“先下手为强知道吗……"

黄少天急忙开口:“那是老叶和我从书上看的,你先向全世界宣布有人在追求他,就有一定的舆论优势,然后对他贴身追随,绯闻就这么起来了,再敲打敲打,成了,OK了,凯旋,老叶,你说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叶修点头,他们参考的那本书叫恋爱百分百,此刻被整个追求事件的当事人拿在手里,很遗憾,包子没在看,他用它在逗猫。

6

恋爱百分百那年没有教他们的是命运的变数。

那块红色的叫嚣着占有欲的红色长布周泽楷一直没有看到。

他消失了。

整整一个礼拜。

7

叶修是不喜欢和别人打架的,他擅长摆事实讲道理,尽管那些实话不是谁都乐意听,比如眼前这一个,他掀了路边摊的塑料桌子,大喝一声:“叶修,我跟你拼了!”

邻座的人听到动静围拢过来,椅子横七竖八地歪在地上,叶修扫视了一圈,迅速打趴了两个人,打开了一个缺口就往外跑。

他不傻,一个人就不要逞强单打独斗。

他原以为熟悉这座城市的每条街道,但黑暗似乎能吞咽掉人的方向感,拐错了一个路口之后无法回头,路尽头那棵极高的大槐树有着强烈的指引力,叶修跑到跟前,绕着它转了几圈,有点悲伤地发现,死路一条。

一座两层高的小楼是眼前的阻碍。借着路灯,它看上去灰扑扑的有点破旧,叶修仔细地回忆了一下路线,确认这是城西的有名的钉子户区。政府去年决定重新重新重视这片区域的开发,科技园的建设蓄势待发,但活生生断在原居民的坚决抱团抵制上,本地报纸也有大篇幅的跟踪报道。因为这些事,渐渐地,就鲜少有人来了。

叶修快速计算着后面追击的人的时间差,正左右为难,就突然听见上空传来声音,听上去像是一扇窗户开了。

不知道是不是路灯的效果,周泽楷的脸色有些苍白,叶修连忙朝他挥手:“你好,还记得我吗?”

救命稻草皱了皱霉,点点头,就缩回去把窗户关上了。

叶修急了,跑上去把门拍得啪啪响,还想捡些石头砸窗户,他刚转头,就感觉被一个人拉住,一把扯进了屋子里。

8

周泽楷把叶修拖进来之后也不管他,自己登登登地上楼了。

屋子里没有开灯,黑暗打量着叶修,他随便踩了两只拖鞋也赶紧跟上去,从二楼的走廊里探头进去张望了一下,里面再无其他光源,除了电视机的荧光屏发散开的射线,叶修脚上的拖鞋,一只海绵宝宝,一只无嘴的猫被它们照得清清楚楚。

周泽楷盘腿坐在地板上,正在聚精会神地打一款射击游戏,屏幕上的血花透过光线溅开在他的脸上,映衬着周泽楷的脸色,那场景说不出的压抑,一时让叶修也说不出话。

打游戏时打扰别人是可耻的。这是叶修用一把伞在A城混混届定下的第二条规矩。

他得以身作则。

叶修盘算着待会儿得揪着这个小子的耳朵,让他听听现实里真正的战场上的故事,但他实在装不下事儿,心像是有个巨大的窟窿,这个想法顺着内壁打了个转就从那漏出去了。

大概是周围太暗,倚着软绵绵的沙发,叶修很快睡着了。

9

“哎哎,就在前面那个路口下好了。”叶修拍拍周泽楷的背,他脸上还有匆忙起床后留下的印子。

周泽楷脚下加速,挎包在他身体上打出有节奏的拍子。

“虽然有点来不及了,但你奶奶......”

一个急刹车,周泽楷转过头,他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嗯。”

“节哀顺变。”他看着他,“那个……”

“到了。”

“啊?”

“下车。”周泽楷从塑料袋里掏出一包豆奶丢给他,他眼睛盯着前方,“谢谢,再见。”

回想一些旧事,叶修觉得自己的无意识嘲讽能力真是逆天了,对方奶奶出了这样的大事还在那段时间给人挂了一大红布上去招摇,这让他有点垂头丧气。

“撤了撤了都撤了,”他对小伙伴们说,“一场闹剧。”

“那人还追不追了?”

“……追。”

10

“这个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你看见了没,叶修,快看啊,这个比刚刚那个大一点,是不是大了那么一点,但那一点刚刚好是不是?”黄少天捏着一颗爱心,把它推进叶修的视野。

“先收着。”叶修把它放进一个小盒子,里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爱心状物体。

“叶修,那个示爱小熊到底怎么个样子?”张佳乐有些不耐烦了,他跟无头苍蝇似的找了大半天也没翻出什么符合叶修描述的。

“就一只小熊,捧着自己的心,小时候很流行的,每个礼拜都推出一个零件买家自行组装,全是限量的,让小朋友们疯抢,能凑齐一只示爱小熊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叶修叹气,“我被叶秋拖了后腿,笨蛋弟弟那天生病了,赶过去的时候没拿到那个很重要的零件,之后就没再凑热闹了。”

“你说周泽楷家里也有那么一只?”

“是啊,就摆在他房间桌子上,但就少了那颗心,嘿嘿,我们到时候让包子那么一送,大功告成。”叶修搓搓手。

11

叶修在一所普通中学读书,教舍破败,即便是春天,校园里也是残花败柳一片,但运动馆和操场却是A城数一数二的,教育局规定联盟的四校在这合办运动会,共同提高体育竞技水平,其中就包括周泽楷在的那所高级中学。

叶修扯了条细细的柳条在嘴里叼着,没人管也没人处罚,蹲在树下和大家开会。

“被告人叶修,我们怀疑你假公济私,明面上是为了组员包荣兴谋幸福,其实实际还是为了自己私欲。”

“能换个人吗,会不会用词啊,就跟你们说张佳乐文化水平不高。”

张佳乐气急,被张新杰按了下去,他推推眼镜:“根据其他组员提供的证据,我觉得有必要对这一追求行动的目的追究其真实原因。”

“说人话。”叶修皱眉。

“叶修同学,嘿,是你在追周泽楷吧?”黄少天难得直奔主题。

“没啊,是帮包子追啊。”

喻文州笑笑:“包子,你能去裁判席那儿把周泽楷叫过来吗,就说我们有事找他。”

包子跑步飞快,不一会儿就把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杜明拽回来了。

12

周泽楷坐在一边,看着叶修把一个个爱心往熊掌里塞。

“大了。”

“小了。”

光听声音像是赌局开盘,叶修手心出汗,他手里的筹码越来越少,却还是不知道自己在赌什么,他机械着重复这个过程,直到最后,像是一把钥匙侵入隐秘的锁,直插到底,齿槽相符,遁于无形的暧昧像是机括被牵引,露出它无法明说的原形。

“这个对了,正好。”叶修说。

周泽楷把那颗爱心拆解下来,他放在手里摆弄了一会儿,把这个陈旧的物件翻在桌面上,指了指:“这是我的。”

爱心的另一边刻着一个极小极小的Z字。

“这是你的?你当时已经凑齐这个小熊了?”

“嗯,”周泽楷点点头。

“后来弄丢了?”

“我送人了。”

叶修几乎发动了他身边所有的人帮忙寻找,他不记得这个是谁塞进盒子里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不是他自己。


评论(3)

热度(77)